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抗战时期的德国军事顾问

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抗战时期的德国军事顾问

被誉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汉斯·冯·塞克特是蒋介石聘任的德国顾问中资历最老、威望最隆、见识最广的一位。经过蒋介石对德外交核心人物朱家骅与厉麟似的努力,塞克特将军1933年5月间抵达上海,并同意担任在华德国军事总顾问,中德关系由此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抗战时期的德国军事顾问

图片 1

 在中国现代史上,外籍顾问一直是一支特殊的力量,他们的存在对中国工业、军事等方面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德国顾问团,对其政治军事方针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一定意义上讲,蒋介石的对德外交就是从聘用德国军事顾问来华开始的。
  德国顾问团 早在广州国民政府期间,蒋介石就曾委托曾留学德国的朱家骅代觅德国军事顾问人选。朱家骅委托其老师、德国工程师学会主席康德·马其奥斯教授与德国军界进行联系。经鲁登道夫引荐,1927年12月中旬,马克斯·鲍尔上校乘船抵达上海,在朱家骅陪同下与蒋介石会面。不过这次会面只是鲍尔的私人访问,真正的顾问团来华,是在一年后。
  1928年4月,鲍尔返德。蒋介石派遣陈仪、李鼐等人组成的考察团随其一起访问德国,寻求与德国开展合作并正式向德国政府提出聘用军事顾问的要求。11月,经双方反复协商,德国政府同意由鲍尔负责组建德国赴华顾问团。鲍尔成为国民政府第一任德国顾问团负责人。首批顾问团共有成员25人,其中10人为军事教官,6人为军械与物资补给专家,4人为民政警事顾问。
  南京政府对德国顾问团的到来给予了热烈欢迎。蒋介石亲自举行盛大欢迎宴会,款待顾问团全体成员。各顾问待遇也颇为优厚,鲍尔除由中方免费提供食宿、汽车及司机外,每月薪金1400元,他的两位助手施托茨纳中尉和胡默尔月薪则分别为500元和400元。为解决译员不足的问题,南京政府曾公开登报招聘50名德文翻译分配给顾问团使用。不幸的是,鲍尔不久身染重病,1929年4月底被送到上海医治,不久病逝。临终前,鲍尔推荐赫尔曼·克里拜尔中校代行总顾问之职。
  克里拜尔尽管工作兢兢业业,但在蒋看来,克里拜尔以一个陆军中校,恐难负统领之责,于是他指示朱家骅另行寻聘高一级的德国将领。1930年5月,经鲁登道夫推荐,乔治·佛采尔中将来华,就任德国顾问团总顾问。
  佛采尔在华期间,先后协助创立了步兵、炮兵、工兵、辎重兵、通信兵等学校。他的顾问团成员结合德军一战实践,在国民党陆军大学里讲授的战略战术深受中国学员欢迎。在他们的努力下,国民党军队的新型炮兵、航空兵、骑兵部队初见雏形。不过心直口快的佛采尔与蒋介石相处也不愉快,最终,1934年4月11日,德国国防军前总司令汉斯·冯·塞克特将军接替他成为第三任总顾问。
   塞克特是德国前陆军总司令,在历任来华德国总顾问中军衔最高、与蒋介石关系最好。早在1933年4月,他曾受南京政府邀请,携夫人来华做过一次私人访问,期间写了份“陆军改革建议书”,对国民党军队陆军的训练、军官素质培养、武器装备问题、军事指挥与行政系统以及军费控制、军政组织等多个方面提出了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深受蒋介石推崇。在蒋的再三邀请和坚持下,塞克特于次年来华,正式顶替佛采尔出任总顾问。塞被委以“委员长委托人”的职务,月薪达2000,他可以代表蒋与国民政府各机关首脑谈话。蒋介石还为他专设了总顾问办公厅,有专车、专机、侍卫、厨师和仪仗队,在庐山和北戴河设有别墅。塞也投桃报李,为中国设计了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御计划,及从上海到南京间的江南国防工事图,这条被称为“中国的兴登堡防线”的国防工事后来成为中国抗日国防的重要工程之一。
  1935年3月6日,因健康问题,塞克特被迫返德。参谋本部王鹗少将受蒋委托代为送行,并赠送白色杭州丝绸一匹。塞克特坚持不受,并说病好了会再来。遗憾的是,次年他在德国病逝。根据他的推荐,他在中国期间的得力助手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主持顾问团的全面工作。按蒋指令,塞克特的两本书《德国国防军》和《一个军人的思想》被译成中文分发国民党军队,可见其在蒋心中的分量。
  法肯豪森就任总顾问时,对日作战日趋紧迫,协助中国做好各项战争准备成为他的主要工作。1935年7月,他应蒋介石之邀前往四川峨眉山,与蒋、宋美龄及顾问团成员史太邱一起会谈,会后不久,他向蒋介石提交了一份《关于应付时局对策之建议书》,对两年后全面抗战爆发的大致走向作出了准确的判断。他认为,一旦战争爆发“东部有两事极关重要:一个封锁长江,一为警卫首都,两者有密切之联带关系。次之为武汉、南昌,可做支撑点……终之为四川,为最后防地。”该建议书中的战略建议逐项被国民政府采纳,并在后来的抗战实践中加以运用。
  1938年,希特勒与日本结盟,下令召回所有在华顾问。7月5日,最后一批德国军事顾问在法肯豪森带领下,乘坐国民政府安排的专列离开汉口,经中国香港返回德国。此时,距第一批顾问来华,正好10年。
  军事工业合作
  德国顾问团来华,还带来了深广的中德军事工业合作。
  首任顾问鲍尔认为,顾问团的使命是“把中国变成德国的市场。”这句话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直接购买德国武器;二是本文由论文联盟  佛采尔也积极将德国军事工业介绍给中国政府。1932年,他写了一份备忘录,提议中德合办一座大型炼钢厂,为中国军备工业提供原料。此外,他还将德国卜福尔厂所产的15公分轻榴弹炮及7.5公分高射炮引入中国,用以替代中国炮兵一贯使用的英国火炮。不过,德国军火真正大举进入中国、装备军队,是在塞克特和法肯豪森時期。

1933年5月8日,被削去德国陆军总司令一职后沉寂数年的塞克特以私人名义应邀来到中国。蒋介石派交通部长朱家骅前往上海迎接并全程陪同,还专门从同济大学医学院调来一名教授作为他的保健医生。5月22日,
蒋又特派一艘炮艇把他接上庐山见面。

塞克特首次访华时,对中国军事国防建设和军队建设进行了详细考察,他临别时曾赠送给蒋介石其个人代表作《一个军人之思想》。厉麟似主持翻译了该书的官方中文译本。中文版问世后,在国民党军方中广为流传,成为军队建设的重要参考书。

图片 2

在7月底回国前,塞克特还向蒋提交了一份“陆军改革建议书”。这份建议书在军队训练、军官培养、武器装备的购置、军事机关的整顿、特种兵建设等方面对前面几任顾问的做法进行综合、补充和发挥,对改进中国官员与德国顾问合作关系也提出了一些办法。蒋介石看了建议书后赞不绝口。

由于受到蒋介石的格外推崇,塞克特也有点飘飘然,他在给他妹妹的信中说,在中国,“我被当作军事上的孔夫子~一位充满智慧的导师”。

图片 3

1934年4月蒋介石授予塞克特总顾问的职位,还准许他以“委员长的委托人”的名义,在“委员长官邸”内代表委员长进行“与中国各机关之谈话”。蒋介石指示,凡塞克特在委员长官邸召开会议,参谋本部、训练总监部、军政部部长或次长以及军事委员会各厅主任、兵工、军需各署长均应到会。顾问团还在南京设立了“总顾问办公厅”,由法肯豪森任“总顾问参谋长”,以“委员长代理人,冯·塞克特”的名义发号施令。

图片 4

在塞克特的提议下,国民党方面根据军队每月的实际需要,制定了一个“精确的后勤供应计划表”,据此向德国公司定购必需的军火器械和有关设备。同时通过德国商人克兰加强了中德两国贸易,促成了中德双方《中国原料及产品对德国工业产品交易合约之实施》的签署。通过这一合约,一方面满足了中方对德国军火与工业设备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德军整军备战对战略原料的需要,极大地促进了中德两国关系的发展。

图片 5

由于健康状况一直不好,塞克特于1934年底向蒋提交了辞呈。临行时,塞克特以“最诚恳的心情”推荐他的得力助手法肯豪森为继任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