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提升境界方得精品

文/盖清涛   人民万岁   三皇五帝到如今,谁与底层情感深?  
大典一声雷滚动,人民万岁最强音!         木棉花  
南方三月有奇葩,振气提神悦万家。  
十丈珊瑚燃炬火,托春满树借朝霞。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壶酒,繁星化烈醇。   银河圆少梦,火箭续长春。  
做事胸怀磊,为人襟抱筠。   山川舒硬骨,足以慰风尘。     
我有一张纸   我有一张纸,瑰奇愿尽空。   朝开响天箭,晚见洛阳红。  
圣境当襟抱,谪仙为岱嵩。   诗坛寻挚友,联袂沐云风。 共 18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只有把自己的胸怀襟抱、艺术旨趣和创作态度,都修炼到“第一等”的境界,让自己首先成为“精品”,才可望创造出真正“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文艺精品

提升境界;文艺精品;制作

原标题:提升境界方得精品

只有把自己的胸怀襟抱、艺术旨趣和创作态度,都修炼到“第一等”的境界,让自己首先成为“精品”,才可望创造出真正“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文艺精品

改革开放40年来,当代文艺得到空前繁荣和发展,文艺需求也水涨船高,目前文艺发展仍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文艺精品与日俱增的需求。“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是对这种不满足的一个集中概括,也是人民群众普遍呼声。如何提高文艺创作质量,多出“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力作,关键在于作为文艺创作主体的作家和艺术家要有精品意识,要在文艺创作过程中充分发挥主观情志和创造潜能,为锻造精品力作提供条件和保证。

廓大胸襟方得思想精深

古人谈艺论文,讲胸怀襟抱,认为胸怀襟抱内则反映一个人的根器、人品,外则决定文章的意趣、格调。清人对此多有讨论。叶燮说:“作诗者,亦必先有诗之基焉。诗之基,其人之胸襟是也。”沈德潜说:“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薛雪也说:“诗文与书法一理,具得胸襟,人品必高。人品既高,其一謦一欬,一挥一洒,必有过人处。”对今天的作家艺术家来说,亦是如此。常见有人指责某作品思想境界不高、缺乏思想性,论者多认为是理论修养不够或观念过于陈旧所致,实则是胸怀不够廓大,襟抱过于狭小。文学艺术作品中的思想不是抽象的理论说教,也不是新旧观念的竞赛,而是作者用自己独特眼光对社会人生观察思考的结果。这里面既有作者所接受的理论和观念影响,但更多取决于作者的胸怀和襟抱。胸怀襟抱小的,往往以一念之得、一孔之见去看取社会人生,虽笔涉重大题材,亦不能权衡其“重”,虽艺及帝王将相,也无法纵论功过,更遑言有精深的见解、独特的发现。等而下之者,则汲汲于流俗之见,偏执于时尚之观,如刘勰所言“各执一隅之解,欲拟万端之变”“东向而望,不见西墙”。相反,胸襟廓大者如鲁迅,纵览古今,就能让他笔下的“狂人”从古旧的历史中看出“吃人”二字。我们当然不能要求所有文艺作品都能产生这些伟大思想,但真正有价值的精品力作,理应以自己“精深”的思想成为“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

醇正旨趣方得艺术精湛

艺术旨趣是指作家艺术家在文艺创作中的艺术取向和审美趣味,这是决定文艺作品风格、特性、质地、品位的一个重要问题。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把古今中外文艺作品分为通俗性的和纯艺术的两大门类,即通常所说的通俗文艺和纯文艺。但这种区分只标示文艺作品不同的艺术功能,一者追求通俗教化,一者追求纯粹审美,却不能区分文艺作品艺术水平的优劣高下。追求纯粹审美效用者固然产出许多精品力作,有的已成为文艺史上的经典,追求通俗教化作用,同样可以留下为人们所喜爱的名篇佳构,跻身经典行列。通俗教化的文艺和纯粹审美的文艺之间,并没有一个天然鸿沟,二者之间往往会发生许多相互转化。如革命英雄传奇小说《林海雪原》,在当代文学史上虽未绝对定性,但也可视为通俗教化性的文学作品,其中的情节改编成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以后,经过几代人打磨,成为京剧艺术的珍品,今天又被整体或局部地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再度成为通俗的大众文化产品。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尤其是其中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由民间流传的话本到成为文学史上经典的长篇小说,再到今天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也经历了如《林海雪原》一样的转化。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如果创作者的艺术取向不高,审美趣味低下,无论属于何种文类,采用何种形式,都不可能产生“精湛”的艺术。清人徐增说:“诗乃人之行略,人高则诗亦高,人俗则诗亦俗”,“诗之等级不同,人至那一等地位,方看得那一等地位人诗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