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文人年龄的秘密

中国古代文人年龄的秘密

翻阅古代文献,尤其是宋以后文献,经常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同文献、甚至是同一种文献,对同一个人的年龄记载往往不尽相同,有的甚至相差达到十数岁。今人不要误以为这是传写致讹,实际上是另有隐情:文人们出于某种目的,自己或由亲属在官方的档案上填写虚假的年龄。南宋大文人杨万里就曾说过他“年虽六十有六而实年已及七十”(《诚斋集》卷七十《陈乞引年致仕奏状》,《四部丛刊续编》本)。对于自己的年龄竟有两种说法,且相差达四岁之多,其中显然是别有蹊跷。为什么实际年龄已经七十岁了,却又说“年虽六十有六”呢?原来这里的“六十有六”指的是“官年”。

所谓“官年”,是指文人们填写在官方的档案履历上的年龄,而真实年龄则称之为“实年”。官年这种称谓,在宋代已经出现,宋人洪迈在其《容斋随笔》中曾有这样一段话:
士大夫叙官阀有所谓实年、官年两说,前此未尝见于官文书,大抵布衣应举必减岁数,盖少壮者欲藉此为求昏地;不幸潦倒场屋,勉从特恩,则年未六十始许入仕,不得不豫为之图。至公卿任子,欲其早列仕籍,或正在童孺,故率增抬庚甲,有至数岁者……于是实年、官年之字形于制书,播告中外,是君臣上下公相为欺也。掌故之野甚矣,此岂可纪于史录哉!(《容斋随笔•容斋四笔》卷三《官年实年》,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这段话的意思是,文人学子参加科举考试,或欲显年少英才,为求达官东床之选,或为老来成为“特奏名”进士(“特奏名”:宋代一项特殊政策,优待老而无成的举子,授予其出身。详见刘海峰、李兵《中国科举史》,东方出版中心2004年版),做官不受年龄所限,或者公卿贵族为使后代早获恩荫,早入仕籍,纷纷将实际年龄或增加、或减少数岁,登记到了档案履历上,就形成了官年。从洪迈的话来看,这种虚报年龄,造成官年、实年并存的现象在当时已经较为普遍了,以至于连朝廷都不以为意了。
这种为仕途方便而虚报年龄的行为,其实并不是宋代才开始的。据《三国志•司马朗传》记载:“十二试经,为童子郎,监试者以其身体壮大,疑朗匿年,劾问,朗曰:“……损年以求早成,非志所为也。”(晋•陈寿《三国志》卷一五《司马朗传》,中华书局1962年版)司马朗不耻损年以求便,也正从侧面说明这种虚报年龄之举早在汉魏之时就已经出现。只是宋代这种行为更为普遍,而且以官年的形式公开化了。
宋代文人的“官年”现象对后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明代王世贞《文林郎知河南汝宁府光州商城县知县沈君孚闻墓志铭》曾有记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