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怎样的精神与线索,向上发展的都市博物文化

有着怎样的精神与线索,向上发展的都市博物文化

  7月17日至10月21日,由上海科技馆、上海博物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联合推出的“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在上海历史博物馆展出。该展集中三馆优势资源,展出了原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旧藏的自然史和人类学、考古学、艺术类藏品及相关展品共百余件,将科学、文化、艺术和历史相融合,探寻中国博物馆的早期发展,挖掘上海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蕴。展览开幕同时,配合展览举办了“艺术与科学”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到来自国内外各地的博物馆馆长、策展人以及专家学者围绕“都会里的博物精神”这一主题,聚焦“中国博物馆的早期历史”“博物学家与博物馆收藏”“博物精神与城市文化”三大论题展开研讨,介绍相关领域最新研究成果,探讨当代都市文化中博物馆的重要地位,重新审视艺术与科学相交相融、互为影响的关系,促进中西博物馆的交流和共同发展。

  文:陈若茜

  艺术科学深度融合势不可挡

  首届“艺术与科学”学术研讨会昨天上午在上海博物馆召开,为期三天。该研讨会是配合目前开幕的展览“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探讨“都会里的博物精神”,同时也是上海博物馆和上海科技馆首次跨界合作,聚焦科学与艺术的交融。以后将形成惯例,会期每两年一次。

  谈及研讨会的初衷,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说道:“上海博物馆是一座享誉世界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上海科技馆是深受国内外公众欢迎的科普乐园,我们希望依托两馆收藏,通过业内专家的深度解读与讨论,共同探寻博物之源和蕴含在藏品里的艺术与科学之魂,进而引发对博物馆与城市精神塑造、与都会文化发展轨迹之间关联的思考。”

  为期三天的研讨会中,与会专家学者将在“都会里的博物精神”这一大主题下,围绕“中国博物馆的早期历史”、“博物学家与博物馆收藏”、“博物精神与城市文化”三大论题,介绍相关领域最新研究成果,阐述最前沿的理念与方法。

  科学与艺术是人类文明最重要的特征,两者相互依存,互为因果。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干频表示,科学发现往往带来艺术的进步与升华,科技进步则需要艺术表现,这样深奥的科学技术才能为广大民众所理解接受。他认为,在科学普及工作中我们更需要将艺术与科技完美结合。“当今世界,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自动化、智能化、数字化不仅创造了新的艺术形式,而且给艺术带来了新的生命,艺术发展大踏步进入了技术春天。目前上海正在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正全力打造四大品牌,这需要我们进一步推进科技艺术的融合发展,打造出更多海派特色,做出彰显内涵、价值丰富的品牌,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1 现场照片

  美国纽约犹太博物馆信息部主任费佳佳认为,在21世纪,博物馆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它不仅成为了一种社区空间——例如像咖啡馆和餐厅一样提供讲座、课程和社交活动,而且还成为了进行在线互动和动态对话的场所,并以全天候社交媒体消息的形式与公众进行对话。但是,这也给她的工作带来了一些问题与思考,如:互联网的发展使我们能够前所未有地便捷接触到各类艺术和信息,那为什么还要亲自去参观博物馆?一个来自完全不同时空的藏品和“我”有什么关系等。

  开幕式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等发表致辞,开幕式由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主持。来自法国、英国、美国、新西兰、泰国和中国各地的博物馆馆长、策展人以及相关领域的近40位专家学者,文博业界的同行等近300人参与了本次活动。

  上海科技馆馆长王小明的发言似乎可以解答费佳佳的第一个问题。他以上海科技馆为例,通过优质展览与教育项目,从场景、跨界的融合展现艺术家和科学家对于“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到哪里去?”这三个终极命题进行探索,他说:“观众们在博物馆里享受生活,体验知识的无穷魅力。科学与艺术一定会在山顶会合。教育已经成为科技馆的首要功能,教育形式也从帮助公众理解科学发展为促进公众参与科学,而科学与艺术的创新融合是吸引公众参与科学、展现自我的很好的切入点。”王小明认为,在“互联网+”的新时代,科技馆应当打破界限,与新技术、新媒体深度融合,充分展示富有活力、能激发想象力的场馆展陈文化,体现科学与人文、艺术的结合,提高科学之美的传播效果和公众科学素养,使公众在科技馆中拥有更佳的体验。

  与此同时,由上海科技馆、上海博物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三馆联合举办的“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也在昨天面向公众开放。展览再现了“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这一机构的部分旧藏,关乎一段上海早期博物馆历史的重要记忆,让当年的文物在此时“重聚”,并进行无声的“碰撞”和“对话”。

  博物馆印证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2“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

  都会文化发展轨迹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3“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

  博物馆是保存和再现人类文明记忆的重要机构,它的故事可以追溯至遥远的古希腊。在中国,博物馆在西方博物学概念传入和古代博物知识的共同作用下发生发展。杨志刚在演讲中追溯了中国早期博物馆的发生、发展,指出上海的震旦博物院、上海博物院(即亚洲文会博物院)和江苏的南通博物苑是中国最早博物馆的实体。

  7月17日,研讨会的第一天围绕“中国博物馆的早期历史”这一主题开展研讨。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发表题为《上海与南通——中国早期博物馆发展史上的双城记》的演讲;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发表题为《江苏早期博物馆与博物馆及藏品的多样性》的演讲,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发表题为《中国博物馆的早起历史(1840——1966)》的演讲,南通博物苑苑长杜嘉乐发表题为《南通博物苑初创时期的理论、实践及传承》的演讲,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唐际根发表题为《从收藏古器到保护遗址——中国遗址博物馆的发展之路》的演讲等,《澎湃新闻》节取部分精彩发言予以呈现。

  亚洲文会博物院(1864-1954),又称“上海博物院”,是近代寓沪外侨创办的一个自然历史博物馆。亚洲文会博物院是近代中国境内存续时间最长、藏品颇丰、与世界交往最密切,举办科学艺术活动最为多样的博物馆。它向社会免费开放,举办中国博物学讲座、中国绘画及艺术品展览等活动。中原工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王毅通过回顾该博物院之历史,梳理其举办的科学与艺术活动后提出,亚洲文会博物院自身是一个重要文化空间,更是近代上海的文化地标。它是沟通中外的文化桥梁,它向中国传播了博物学知识和公共文化观念,向西方传递了中国的自然历史与文化遗存信息,塑造了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东方大国形象。而南通博物苑由著名爱国实业家张謇于1905年创办,他从理论上对博物馆的性质、职能及具体的作业、管理等多方面进行阐述,从而为中国博物馆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南通博物苑苑长杜嘉乐表示,南通博物苑被公认为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发祥地,它盛衰变化的曲折历程正是中国博物馆近百年历史的缩影。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4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主旨演讲

  北疆博物院是天津自然博物馆的前身,也是迄今为止在我国为数不多的一座原址、原建筑、原展柜、原藏品、原图书资料、原研究成果完好保存至今的自然类博物馆,是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史上的一座“活化石”。天津自然博物馆馆长张彩欣介绍,北疆博物院的创始人是法国神甫、博物学家桑志华。1914
年,桑志华以天津为大本营,在中国华北、东北、西北等地区进行科学考察,历时25年,行程约5万公里,采集发掘大量地质、古生物、动物、植物标本和古人类、历史民俗等文物,并创建北疆博物院,他走时留下20余万件藏品。早在上世纪30年代,北疆博物院就享誉世界,被称为世界“第一流的博物馆”。她说:“在华期间,桑志华邀请诸多国外科学家来北疆博物院从事标本的鉴定、整理和研究工作。这些标本的采集、收藏、展示、研究和学术交流活动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流互鉴,时至今日,北疆博物院依然是中西文化交流和学术研究的重要场所。”

  关强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博物馆精神与城市精神

  博物馆参与塑造城市精神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博物馆的精神与城市的精神要说博物馆与城市精神之间的关系,千头万绪,难以一言道尽。有人说“伟大的城市就像一座伟大的博物馆”,但仔细想想如果说“博物馆让城市焕发更伟大的精神”似乎也不无道理。有的时候,一座城市的重要博物馆还见证着城市的发展历程;而另一些时候,一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博物馆则成为了城市的名片。近半个世纪以来,关于博物馆究竟是“殿堂”还是“论坛”,国际博物馆学界讨论不休。然而今天我们则明白博物馆从根本上来说更是“一所大学校”。再微观一点,让我们立足上海来看,这座城市的博物馆要是溯源起来,那似乎是离不开一种“拿来主义”的精神的;然而,在新的时期,在“拿来”之后,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怎样真正“让文物活起来”。

  西方近代博物馆的创建即起源于文艺复兴背景下的人类对自身及生存环境的探索、认知需要。在研讨会中大家提到的博物精神,也体现了博物馆与城市的密切联系。当下,博物馆承载的文化要素成为构成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人们与博物馆互动的增加,博物馆逐渐成为塑造城市气质,引领社会风尚的重要文化载体。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认为,博物馆是滋养城市文化内涵的重要容器。他说:“博物馆是一个国家或城市文化发展程度的标志,是城市文化的符号,是文化记忆的收藏场所,它是对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文化记忆的传承。”他也提出,应当将博物馆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以此全面提升城市居民人文素养。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5上海博物馆馆长 杨志刚 开幕致辞

  美国布朗大学John Nicholas
Brown公共人文与文化遗产中心主任苏珊·斯姆廉通过对中国的都市博物馆调研发现,中国的年轻人喜欢去博物馆,而美国的博物馆馆长们却常常担心吸引不到年轻访客。她发现,上海的年轻人喜欢新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和艺术空间,如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等,这些博物馆向观众展示全球视野,通过艺术形式和社交媒体提供交互,并一直在思考融合文化和消费的新方式。“他们以适用微信和照片墙Instagram等交互式展览、精心设计的开幕派对、受西方影响的艺术内容为特色,吸引年轻的上海居民。这为美国的博物馆生动展示了可以学习的模式。”苏珊·斯姆廉说。

  杨志刚 (上海博物馆馆长)
上海与南通——中国早期博物馆发展史上的双城记

  现在,参观博物馆也成为城市文化中的热门活动之一。泰国国家科学博物馆副馆长阿菲亚·哈撒亚太认为,考虑到城市人口日益增多,博物馆需要制定新的战略,以增加公众对博物馆服务的无障碍性。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确保博物馆精神嵌入到针对公众的所有服务中。她说:“因为博物馆精神是人们在离开之后依然可随身携带的、并可能对他们思想发生改变的‘东西’。因此,博物馆与其参观者之间的有效互动,是将博物馆精神与城市文化成功结合的关键。”

  我们探讨了上海在19世纪下半叶出现的两个很重要的博物馆发生发展的现象,这个现象要比1905年南通博物院诞生早。对于上海早期博物馆发生发展的研究始于上世纪30年代。上世纪30年代上海有一个叫通志社,编上海的地方志,牵头的叫柳亚子,他招了一批人做这个事情。其中有两篇,一篇是谈徐家汇(震旦)博物院,一篇是谈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19世纪下半叶,早期博物馆在上海已经出现了。

  徐家汇博物院创建于1868年,但是到1883年才建成专门的院。就有人讲了,可能就是一个规划,没有实质性的运行。但是真的史料不够。为什么呢?它没有固定馆室,不能借一个临时的地方办展览吗?这个只能是存疑。但是有一个很确切的事实,徐家汇博物院在1930年迁到了位于吕班路(现在的重庆南路)的震旦大学。搬到吕班路以后可以看到,它和植物园和震旦附中挨得很近。这里我要介绍一位专家研究成果,张小兰(音),不看他的文章我不知道,一看才知道原来震旦博物院的收藏是被上海自然博物馆接收了。亚洲文汇上海博物院的收藏也被上海自然博物馆接收了,花开两支,都到了我们王小明馆长(上海科技馆馆长)手里。

  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在上海圆明园路诞生,没几年后,工部局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把那条路改名为博物院路。大概1949年之前,中国叫博物院路或者博物馆路的我还真没见过,这是唯一一例,这是非常值得城市珍视的记忆。我觉得我们今天说要打响或者擦亮城市文化品牌,这是一个值得挖掘的例子。亚洲文汇大楼到20世纪20年代已经破烂不堪,现在大家看到的楼是1933年建成的亚洲文汇的新楼。

  亚洲文会1957年在上海成立,提出要致力于科学研究,使得不愿意研究科学的人也有他们的研究领域,是增加自然、科学、地理学等其他方式的知识。但是两年后加入了英国皇家的爱尔兰皇家亚系亚学会,它的结束是在1952年,亚洲文会关闭,震旦博物馆也在相似的背景下停止运行。

  现在国内研究早期博物馆的发生发展,理出了很多线索,时间有比这个早的,但是我觉得考察这样的一个对象,你必须在历史的过程里面去看,才能搞清它的作为。因为今天国际博协对于博物馆的定义,强调博物馆是一个常设机构,我觉得徐家汇(震旦)博物院和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它们是符合这样的定义的。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6上海科技馆馆长 王小明 主旨演讲

  王小明(上海科技馆馆长)
科艺融合——新时代科技馆的巅峰体验
   

  “什么是人类永恒的追问”、“科技馆到底是什么,如何与时代相呼应、相结合?”、“新时代科技馆的未来在哪里,怎么走?”三个问题。以上海科技馆为例,通过优质展览与教育项目,从场景、跨界的融合展现艺术家和科学家对于“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到哪里去?”这三个终极命题的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个性体验和探索。教育已经成为科技馆的首要功能,教育形式也从帮助公众理解科学发展为促进公众参与科学,而科学与艺术的创新融合是吸引公众参与科学,展现自我和个性的创意体验的很好的切入点。在“互联网+”的新时代,科技馆应当打破界限、与新技术、新媒体的深度融合,充满展示有活力、激发想象力的场馆展陈文化,体现科学与人文、艺术的结合,提高科学之美的传播效果和公众科学素养,达到在科技馆中的巅峰体验。

银河官网娱乐场网站 7“世纪典藏——上海博物溯源”特展

  杜嘉乐(南通博物苑苑长)
南通博物苑初创时期的理论、实践及传承
南通博物苑是清代末年中国人与世界接轨的一个创举。晚清状元、中国现代化的先驱者张謇先生创立了南通博物苑,他希望以自己的成果来验证博物馆的社会价值。他的许多博物馆理论,至今还显示着鲜活的生命力。比如张謇对文物征集主张是“纵之千载,远之异国者,而昭然近列于耳目之前”,希望“收藏故家,出其所珍,与众共守”,而他自己也带头拿出文物交博物苑收藏。他在启事中说:“謇家所有,具已纳入。”“中国金石至博,私人财力式微,搜采准的务其大者。不能及全国也,以江苏为断;不能得原物也,以拓本为断。”

  1914年根据苑藏品,在鉴定、分类的基础上编印了《南通博物苑品目》(上、下册),包括全部藏品和现生动植物的目录,共收录了天然、历史、美术、教育四部分,所列藏品2973号,每号一至若干件,其中天产(自然)品物1870号,占62.8%。这反映了张謇对普及自然科学知识的重视。

  王 (中原工学院政法学院副教授)
亚洲文会博物馆之科学与艺术活动
 

  为了来参加这次会议,本来时间很紧张,我不可能提供新东西,但是上海博物馆盛情邀请我没办法,我专门又把《申报》上亚洲文会的资料,花了3星期的时间把它230条信息又看了一遍,发现一个新的信息,以前我的书中没有写到。那就是当时的社会各方假借亚洲文会博物馆举办各类科学艺术活动。从1920年到1949年《申报》刊登的此类消息至少有三十场。这些活动并非亚洲文会和亚洲文会博物院自己举办的活动,是社会其他机构假借亚洲文会博物院这个场地来举办科学艺术活动,比如“1920年3月7日爱资拉氏演讲电器扩张计划”、“司密斯之机器利用谈”、“1940年学校儿童收藏竞赛展览”、“1923年13-17日英美妇女在开名画展览会”、“1934年10月13日电影音乐试歌会”等,这说明亚洲文会博物馆已经是上海科学艺术宗教之主要活动场所,是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的中心地。它不仅自身是一个重要文化空间,也是近代上海的文化中心,是“上海之光”,当时就是这样形容的。以前我对亚洲文会的评价有点低了,这一次我确实感到它非常重要。它能吸引多种活动都在这里举办,影响力非常之大。

  唐际根(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从收藏古器到保护遗址——中国遗址博物馆的发展之路

  我主张遗址博物馆不要过于强调可移动文物,应该强调遗址的所在,遗址的布局,遗址里的每一个故事和事件,特别是不可移动的遗迹,比如说房子、道路和它的格局,用有限的文物去点缀就可以了,这样遗址强调的是这些东西,而可移动文物仍然可以保留在都会的博物馆里,通过这样一种方法来协调矛盾。如果遗址博物馆像现在那样,也做一个大体量的建筑,里边放很多的可移动文物,这样既破坏了遗址的景观,也损害了城市的博物馆精神。

  殷墟那么多文物,流失在各个国家的城市博物馆里,当我们说城市的博物馆精神时,我们真的很容易忘掉它的遗址,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当我们说城市博物精神的时候,我们别忘了田野博物精神。田野博物精神和城市博物精神是互补的,没有田野博物馆精神,不可能有城市博物馆精神。今天的会,大家都讲城市博物精神,我反过来讲田野博物精神。

  现在遗址博物馆在建设中出现很多问题,第一个问题,做遗址博物馆时,没有把城市博物馆和遗址博物馆纳入到一体来考虑,把城市博物馆的概念移植到了遗址博物馆。解决它的方法是认识到遗址博物馆的特点,做遗址博物馆该做的事,比如说他的陈列以遗迹为主,以发生在遗址上的故事为主;第二,强行将我们头脑中的既有观念,大家习惯了城市博物馆,习惯了上海博物馆,觉得博物馆就应该是座大房子,以至于一想到做遗址博物馆,就一定要在遗址上建一个大体量的房子,这种理念的错位也是一个问题。

  遗址博物馆应该怎么做?我认为应该先划定一个范围,把遗址的布局搞清楚,哪个地方是道路,哪个地方是水渠,哪个地方是湖泊,哪个地方有桥,哪个地方是居民点,哪个地方是墓地,把这些搞清楚之后,要在遗址上通过我们现在的各种手段把遗址的格局呈现出来,把遗址的价值展现出来,把遗址有趣的故事讲出来,这是遗址博物馆要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