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生龙活虎组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声声慢    秋风在嘴唇上巡逻  曼妙的身子像一个古代,佩环悄然在午夜  是眉初画,皓齿微露    秋水与胭脂  眼眸里起伏的火,倒映在锁骨围成的湖  荡漾,咫尺柔软的手势    秋色层层推进  自左而右。玉盘,打翻的樱桃  一串游鱼自湖底升起    @秋光曼妙    镜子里的人难捱时光,火车在远处  隆隆之声,波及了秋光  微微隆高的瓷    插一朵呢喃,古典的午后  提袖,悬腕  笔尖挑起的涟漪,一丝丝蔓延到辽阔的海面    井水微凉  谁在啃月光,抚摸光滑的白瓷  颤栗的手势开花    春梨入梦,桂雨分秋  心逍遥到灵魂管辖的祖国之外    @微醺    小醉,微醺  木桨涌动的波纹,缠绕了一个女子的村庄  木质的船头,探寻幽暗    谜底解开,如打开一扇窗  白马踏水而来,莲叶顺从于一拍拍的律动  脚步舒软的季节    有晃荡之美,仿佛是  荡秋千,仿佛是浩大的寂寥  一饮而尽    @醉生    涂画,一天一夜  纸宣上的水墨,或轻慢,或飞奔  花瓣在低吟    一只粉妆玉砌的蝴蝶,还魂  一只挂在屋檐下的红灯笼,把寂静  拢在怀里    好看的曲线  酒瓶倾倒,白月光汩汩地冒出来  还有身体里的火    被火焰抬高的笔画,忘掉了危险  欲死,欲仙    @流觞或蓝调    夜色降临,天空的水缸  孕育一只白月亮    梦境像蛋糕,一层一层涂抹蓝色  夜莺的嘴伸得很长    月光密集起来,一起庆贺流水里升腾的蜜意  欲念之花抱紧尘世,最美的两瓣  微微颤栗    一瓢水倾泻,端出绵帛之心    @前朝的月亮    细腻的瓷瓶。滑动一双画师的手  夜晚的果园插着  两朵栀子    一只白色的鹭鸶,暂时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幅古画开口  潮水漫过,灵魂出窍    小声走着的精灵,牵出一条银河  月亮把自己从夜空赶下  与酒盏对饮

看着大军一派祥和的气氛,风澜也坐在椅子上,端起一只又一只的搪瓷碗一饮而尽,酒入愁肠,八月的微风一吹,心中也仿佛升起一丝丝寒意,高处不胜寒,皇宫中的位子寒意更甚,而父王有意立自己为储的想法显而易见,从这几次的暗杀中,风澜知道最是无情帝王家,恐怕皇宫中也是暗潮汹涌,并不太平。

明月举步从城楼上下来,一丝亮光渐渐的破空而出,清清凉凉的寒意渐次笼罩在身上,像是一匹轻纱越过大半个岁月跋山涉水终于到达目的地,这是十五的月亮正从山顶冒出来,风澜和众军士也停止了动作,仔细端详着月亮一点点的从山顶闪现出来,初初只是一点点,后来便是大半个圆脸,最后整个的离开地平线,像一轮圆润的白玉,高挂在天空中发出细润的光泽。

众人都看的呆了,或坐或站,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这一轮象征和平美满的月亮逐渐的升上天空,明月从未看到过如此美丽纯净的月亮,湛蓝无比不受丝毫污染的天空高挂金黄的月亮。也暂时放下心头的一切累赘,伴着月光且歌且舞起来。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一曲李白的《把酒问月》脱口而出,轻盈宛转的嗓音低吟浅唱,婀娜多姿的身形如游龙,似惊鸿,在月下舞出一曲醉人心魄的舞曲。

众人都看的醉了,仿佛是仙子下凡,身上披着鹅黄的轻纱,在月光下泛出莹润的光泽,漂移腾越间显出柔和的光泽。

风澜举着一个酒坛,听着耳畔飘来的声乐,醉意又上升了一重,酒坛从手中滑落,骨碌碌的从楼梯上滚下去,仿佛又重回到七岁那年,一个小女孩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从此自己为了广阔的天地,踏上行军的道路。

往事如烟,来来去去都笼罩在雾中,袅袅绕绕,散不掉忘不掉,看不清也抓不住。

这个夜晚,醉了。

徐徐迈上台阶,明月越来越接近风澜,世事终归不圆满,有的事情在条件准备好之前就应该去实践,如此,今晚便跟他告辞吧,打定主意,步伐坚定的向风澜走过去。

樊胜今晚到是十分镇定,并没有下去与其他的兵士同饮,站在城墙的一角,见到明月,抬手行了个礼,虚打了个手势制止,风澜仍旧喝着酒,一走近凉风里泛着些酒意,微醺的人想醉。

“今日可真是一个好日子”,在背后说这样一句话,算是打了招呼,也是应景。

“大半年的戎马征程今日便可以结束了。”
风澜并不诧异明月出现在背后,从她踏上城楼时自己就留意着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