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读后感,毛泽东诗词中的河

毛泽东一生共创作了100多首诗词,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思想家和革命领袖,他的诗词同他的革命理论一样,与风云激荡的历史现实紧密结合,是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个重要法宝,展现出中国革命和建设波澜壮阔的宏伟画卷。诚如古人所说:“诗有史,词亦有史,庶乎自树一帜矣。”

七律·长征读后感自从我学习了《七律·长征》这首毛主席写的诗词之后,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在长征这25000里的道路的困难与艰险!虽然…

毛泽东诗词中写到河的诗词为数不是很多,而在这不多的闪光诗章中又无一是直接明写一条河的。细览品味仅有的几首写河诗词,也是或以间接隐喻、或以侧面暗示的艺术手法来表现。但这几首诗词都表达出了诗人深藏于内心的阔大胸襟,展现出了他的人民情怀、国家情怀、天下情怀。那种运笔呼来、收笔遣去的神韵,令人读来每有纸上神游的震撼。

七律·长征读后感

先看毛泽东间接隐喻写的两首河的诗词。

自从我学习了《七律·长征》这首毛主席写的诗词之后,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在长征这25000里的道路的困难与艰险!

一首诗是写于1935年10月的《念奴娇·昆仑》,是毛泽东在红军长征由通渭向六盘山进军途中所写。词中有“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这里的一个“河”字,是指黄河,而江是指长江。整句是说黄河长江都发源于昆仑山脉,到了夏天,昆仑各脉的冰雪融化,每使江河水量大增,溢出河岸,泛滥成灾,于人为害,人或许为鱼鳖所食。后来毛泽东将这首词发表在刚刚创刊的《诗刊》1957年的1月号上。作为一个政治家,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发表这首词作,其中蕴含着深刻寓意,寄托了毛泽东深刻的思想。诗中以莽莽昆仑山象征祖国,从昆仑山的冬日写到夏日,先写昆仑山给长江黄河输送的水源给人民带来的生存之源,后又写洪水泛滥给人民带来的灾祸,进而又发问这千秋功过是非,究竟待后人如何评说?莽莽昆仑、大江大河,太平世界、环球凉热都构成了诗词的宏大气象,也正因如此,虽诗中仅此“江河横溢”一句提及黄河,但是意象博大壮观,舍之便不能出其雄浑之气也。

虽然这首诗只写了8句,但却写出了在长征路途中的艰险。可是在写第一句的时候,毛主席并没有重点描写武陵山和乌蒙山的险阻。而是写出在红军走过的时候,只是比作了细小的波浪和小泥丸。经过了困难,还回头望望总觉得那么简单的走过……在1934年10月到1935年10月,整整1年的时间,红军走过了无数的道路,当听到:“中国胜利了!”这句话,人们也是不住的高兴!

另一首诗是毛泽东诗词中最着名、且影响最大的《沁园春·雪》。词中有“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之句。这里的“大河”,是毛泽东沿用古代以河为黄河的专称,通称大河。这里用来泛指黄河的上下游。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寒冷季节,河水已经结冰,顿时失去了滔滔滚滚之势,加上开篇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将北国的严寒之烈写到了极致。以北国江山的多娇,为后面“无数英雄竞折腰”和“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作了厚重的铺垫。

介绍完了长征这件事,我也要谈谈我这“只”在蜜罐中长大的“小公主”了。想象一下在长征的道路中,战士们饿的时候吃野草,吃树皮,有的时候还会吃草根……可在看看我们每天都要吃好的,有时不爱吃的鸡翅什么的还会扔进垃圾箱。但是要是红军在路途中能吃一顿饱饭的话,就很兴奋了。

这两处“河”字,均是以隐喻笔法出现在诗词中的,虽仅一个字,却在整首诗词中别具只眼,似一个激越的鼓点,一个跳荡的音符,一个嘹亮的号角。

我爱这寒风溯雪的一年长征!

再看毛泽东侧写、暗写的两首河的诗词。

七律·长征读后感

一首写于1935年10月红军长征途中的《七律·长征》,其中有一句“大渡桥横铁索寒”,字面上虽是写的大渡河,实则是侧写大渡河上的一座泸定桥。

读了《七律·长征》这篇作文后,时我无比敬佩红军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英勇豪迈的英雄气概。

泸定桥位于四川省泸定县县城,横跨大渡河上,是四川通往西藏的一座重要桥梁,也是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必经之路。桥面由九条碗口粗的铁链构成,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木板,两面各有同样粗的两条铁索链作为栏杆,共用十三根铁索组成。桥头的碑上镌刻着“泸定桥边万重山,高峰入云千里长”。桥下的大渡河怒涛奔腾,白浪滔天,地势十分险要。

红军从1931年到1934年,在毛泽东的正确引导下,取得了四次胜利。以后,由于在王明路线的错误引导下,第五次”围剿”以失败告终。红军不得不退出中央苏区根据地,开始进行长征。1935年1月,党中央召开会议,重新确立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地位,结束了王明路线的统治,从此,中国革命转危为安,从胜利走向胜利。

1935年5月下旬,红军长征到达大渡河岸,在战士们的掩护下,一支小突击队英勇奋战,先行强渡大渡河安顺场渡口取得了胜利,为部队的前行打开了通道。诗句中一个“寒”字极有分量,一是写出了裸露的铁索,双手接触时有一种寒冷的感觉;二是写出了英勇的红军战士手攀铁索前行的形象,桥下是滚滚的万丈怒涛,桥的对面是敌人密集如雨的机枪扫射,战士们却毫不畏惧,迎着枪林弹雨,冒着战火硝烟,勇敢地冲上去,使凶恶的敌人魂飞魄散,这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景。

长征全程二万五千里,这期间,红军翻越了连绵起伏的五岭山、气势磅礴的乌蒙山、穿过荒无人烟的草地;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经过了11个省,翻越了18座大山,跨越了24条大河,最后,穿越了千里皑皑白雪的岷山后,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

另一首诗写于20多年后的1958年,即《七律二首·送瘟神》。这首诗中出现过两处“河”字,其一诗中有“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其二诗中有“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前者中的“一千河”,毛泽东在1958年10月25日致周世钊信中说:“坐地日行八万里,……是有数据的。……银河一河也,河则无限,‘一千’言其多而已。我们人类只是‘巡’在一条河中,‘看’则可以无数。”其二诗中的“三河”原是指黄河、淮河、洛河,是古代典籍所称谓,毛泽东是以此来概括全国的大小河流水域。

在长征胜利结束以后,毛泽东同志以及其轻快的笔调写下了这首满怀豪情的《七律·长征》。这首是浓缩了长征途中的艰险、曲折和悲壮,震撼了我的心灵。

两处“河”字,用得豪迈、壮观。一是展示诗人丰富的想象力;二是体现诗人高度的概括力,整首诗歌颂了广大劳动人民在新中国成立后挥汗如雨、战天斗地、撸起袖子改造祖国山河的壮举。看出毛泽东对新中国建设初期所取得胜利的欣喜之情,是毛泽东观照人民生活,表达人民心声,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的由衷体现。

毛主席多次为红军的英勇而慨叹,多次赋诗言声。1935月10月,毛主席在全军排以上干部大会上朗诵了这首诗。

毛泽东在写就这两首诗的7月1日曾说:“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血吸虫,十二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近来的招贴画,聊为一臂之力。”同日,毛泽东还致信胡乔木说:“睡不着觉,写了两首宣传诗,为灭血吸虫而作。请你同《人民日报》文艺组同志商量一下,看可用否?如有修改,请告诉我。如可以用,请在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不使冷气。灭血吸虫是一场恶战。诗中坐地、巡天、红雨、三河之类,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过一会,或须作点解释。”

《七律·长征》这首诗,是我领略了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的博大胸怀和高昂的气质,更让我敬佩红军战胜艰难险阻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英勇豪迈的英雄气概。

后来《七律二首·送瘟神》没有在两三天后发表,而是在三个月后才见诸报端。推迟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他自己反复修改所致。真可谓“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一诗千改始心安。这种精神对于今人的诗词创作,当可引以汲取营养。

七律·长征读后感

毛泽东写河的几首诗,同他所写的其他诗词一样,景象壮阔、气魄雄伟、意蕴弘深、诗兴如燃、笔驰如风,誉满海内外,家传而户诵,艺术性极高,充满革命豪情,影响之深,无与伦比。读之,如饮陈酿,若品佳茗,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流逝之后,依然能够强劲地拨动和激荡着人民的心弦,体现着伟大和不朽的魅力。

今天,学习了毛泽东《七律·长征》这首诗,我感触颇深。

长征,这震惊中外举世皆无的两万五千里的军事长征,是中国红军的战略大转移。中国工农红军长驱二万五千余里,纵横十一省。长征途中,天上有敌人飞机轰炸,地下有敌人几十万军队的围追堵截,还有湘江、乌江、金沙江、大渡河、泸定桥、五岭、乌蒙山、大雪山、草地等天险的阻隔,红军要战胜克服这些艰难险阻,不仅身体要遭受超出人类种种极限才能忍受的痛苦,而且还要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长征本身是一曲悲壮的交响乐,一首悲壮的诗,一幅悲壮的画。

但是毛泽东写的长征的诗词,却没有刻意描写长征经历的苦难和牺牲,而是洋溢着高昂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这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连那从浩浩太古以来就独立存在的岷山千里雪,也雪霁日出,阳光映着白雪、红旗,为红军的胜利而笑逐颜开了。这是何等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啊!

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凭借革命乐观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相结合的长征精神,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华民族开始了扬眉吐气的日子。在长征诗中,我领略了中国共产党人豪情万丈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感受到中国革命的波澜壮阔和艰辛曲折,体会到我们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长征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

作为一名小学生,我要用“红军不怕远征难”的精神去征服学习、生活上的一座座高山,一条条大河,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好好读书,决不能浪费光阴,虚度年华。迎来自己人生的“尽开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