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增祥古诗

荡帘波,药烟如水,秋在疏桐庭院。看络角银河斜转。露浥凉红微泫。细擘龙团,重温麝炷,刻漏刚三点。将宋玉一段秋悲,写入杏罗,分付妆楼新雁。天上星、六张五角,苦与身宫厮羼。会短别长,除非梦里,得见桃花面。梦也无觅处,宵宵翠被不暖。这绮怀、消除无计,谱入红箫低按。北宋乐章,初唐宫怨。字字珍珠贯。待得伊到此,亲书素绡团扇。——清代·樊增祥《十二时
秋夜有寄》

未密先疏,才眠又起,汉宫垂柳如人。慕陵九字,长共岁华新。写向黄罗扇底,南唐主、逊此风神。灵和殿、千丝万绪,犹是道光春。永丰坊里树,翻劳太史,夜奏星文。便长依玉座,徐引琴薰。太液东风似剪,拈虫叶、细数春痕。斜阳里,无肠可断,终感寿皇恩。——清代·樊增祥《满庭芳》

十二时 秋夜有寄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烟涛渺渺中塘路。海云黑处明飞鹭。何处石湾围。渔灯波上微。缄书心共远。别思随潮满。风雨在汀洲。有人凭槛愁。——清代·谈印梅《菩萨蛮
舟次中塘,寄芳圃伯姑》

菩萨蛮 舟次中塘,寄芳圃伯姑

三尺蓬科几树梅,梅根碧血总成苔。春山雨露僧时到,画角昏黄鹤一来。入梦有人迷北海,招魂无地哭西台。鸱夷未化钱塘水,莫怪潮声夜夜雷。——清代·潘耒《西泠展墓
其一》

西泠展墓 其一

楼外红蕉风定。月上海棠初醒。微觉玉壶香,刚熟绿华春茗。人静。人静。凭遍一栏花影。——近现代·潘飞声《宴桃源·花语楼与内子夜话》

宴桃源·花语楼与内子夜话

近现代:潘飞声

楼外红蕉风定。月上海棠初醒。微觉玉壶香,刚熟绿华春茗。

人静。人静。凭遍一栏花影。

1

满庭芳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笔床琴案。窗眼冰纱换。万历宫中天字罐。水浸蔷薇开泛。金黄杏子如拳。捣炼糖霜几番。比似江南梅酱,秀才风味微酸。——清代·樊增祥《清平乐
其三》

清平乐 其三

楼外红蕉风定。月上海棠初醒。微觉玉壶香,刚熟绿华春茗。人静。人静。凭遍一栏花影。——近现代·潘飞声《宴桃源·花语楼与内子夜话》

宴桃源·花语楼与内子夜话

夜凉如水天如洗,秋怀颇愁岑寂。旨酒携来,群贤毕至,略分都忘形迹。心情纵劣。忍负此良宵,一轮明月。畅饮清谈,顿教尘虑俗氛涤。吾侪欢聚有几,况余生劫后,宜醉今夕。风雨飘摇,雷霆震撼,昨事君休提说。欃枪未灭。正四海狂澜,半枰残弈。抚世悠悠,放颠歌代泣。——清代·潘榕《齐天乐
七月既望,王俊庭、王际云同携酒肴偕应子乘、魏文古诸人集饮余亭玩月,拈此》

齐天乐
七月既望,王俊庭、王际云同携酒肴偕应子乘、魏文古诸人集饮余亭玩月,拈此

清代:潘榕

夜凉如水天如洗,秋怀颇愁岑寂。旨酒携来,群贤毕至,略分都忘形迹。

心情纵劣。忍负此良宵,一轮明月。畅饮清谈,顿教尘虑俗氛涤。

吾侪欢聚有几,况余生劫后,宜醉今夕。风雨飘摇,雷霆震撼,昨事君休提说。

欃枪未灭。正四海狂澜,半枰残弈。抚世悠悠,放颠歌代泣。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