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花满庭,用前韵简爽翁原文

何日东归,芰荷裁衣,竹皮制冠。向凤皇城里,聊充吏隐,麒麟阁上,别以诗传。银浦仙槎,蓝花使馆,懒到玻瓈海外天。春来梦,梦蘧蘧庄蝶,到富春山。闲时检校丛编。似虹月江头书画船。命蓝田爱子,替陪朝贵,杨枝纤手,勾管嫏环。药地花红,樱天酒碧,著我迂心短李间。新来事,问草窗眼底,多少云烟。——清代·樊增祥《沁园春
其二 用前韵简爽翁》

似此中秋未算贫。曲墙雕砌露红新。玉钗私语深深院,璧月微开淡淡云。佳节酒,异乡人。故园忆我陇头行。谁知汾上初寒夜,银烛秋花对细君。——清代·樊增祥《鹧鸪天
中秋宿灵石县,秋花满庭,房栊新净。夜与内子待月,漫赋此解》

沁园春 其二 用前韵简爽翁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自小伤孤露。对茕茕、窗沉黯碧,三雏一母。儿未成名亲已逝,怅望春晖易暮。尝不尽、生前劳苦。更痛松楸犹未植,问麦舟、高谊何人助。孤子恨,那堪数。春明凄绝招魂路。记穷嫠、麻衣如雪,同归故土。甑釜生尘风破壁,弱线支离门户。谁想到、鸟能返哺。此日山房灯影在,怅传经、人杳无由睹。头已白,空孺慕。——清代·谈印梅《金缕曲
题秋士师寒窗灯影图》

金缕曲 题秋士师寒窗灯影图

古人贵成事,今人贵成名。义声岂不美,躁取事或倾。吾心在千秋,旦暮安足争。太史佣法章,丙吉不自明。生潼闻李善,卖卜有王成。短箠诟楚隶,漏船舞吴兵。奇巧千万端,权舆于杵婴。精诚生智术,狡狯不足惊。死生判难易,当时费权衡。功成终下报,命乃鸿毛轻。为难勿藉口,君子守其经。——清代·潘耒《忻州婴杵庙
其二》

忻州婴杵庙 其二

霜叶纷红锦,秋花媚绿萝。石坳穿稚竹,水槛卧残荷。笛引邻家近,香留隔宿多。新寒上屏背,雁已渡银河。——清代·潘诚贵《新秋水芝池上
其二》

新秋水芝池上 其二

清代:潘诚贵

霜叶纷红锦,秋花媚绿萝。石坳穿稚竹,水槛卧残荷。

笛引邻家近,香留隔宿多。新寒上屏背,雁已渡银河。

1

鹧鸪天 中秋宿灵石县,秋花满庭,房栊新净。夜与内子待月,漫赋此解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笑脱朝衣,谢金耳车,戴笋箨冠。看焚余谏草,门生偷写,醉中笛谱,妙伎争传。轼愿为滂,贾犹悼屈,此意苍茫莫问天。春风里,有茶条七尺,拄上西山。归来收拾青编。便拟上江东范蠡船。试千回铸就,赵家如意,数言解却,方社连环。一访钟陵,再游玄墓,意在铜官离墨间。觚棱远,向吴中回首,秋柳如烟。——清代·樊增祥《沁园春
其一 送次山之江南》

沁园春 其一 送次山之江南

嫩漆青于柳。尽萦回、纱窗粉壁,绮春时候。送上湘帘花枝影,亚字中间穿透。惯早晚、逢迎红袖。比似郎君施行马,正名花,此中漏。月宫玉斧留痕否。是何年、修成七宝,至今如旧。心眼锼空玲珑玉,琐骨亦如人瘦。重帘下、雨疏云逗。恰似裙襕西湖景,把六桥、亭子朱丝绣。流连物,汝为首。——清代·樊增祥《金缕曲
其七 前题用丙子韵》

金缕曲 其七 前题用丙子韵

人生贵适志,行乐须及春。强步四五里,同行三两人。草含疏雨润,柳拂晓烟匀。前哲希狂士,长歌远俗尘。——清代·潘俊《春暮偕曾甥锡卿仲英野眺》

春暮偕曾甥锡卿仲英野眺

清代:潘俊

人生贵适志,行乐须及春。强步四五里,同行三两人。

草含疏雨润,柳拂晓烟匀。前哲希狂士,长歌远俗尘。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