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慕兰自传为什么会受到争议,黄慕兰辞世

黄慕兰自传为什么会受到争议,黄慕兰辞世

人物评价

图片 1黄慕兰
2017年,110岁的传奇女性黄慕兰逝世,结束了跌宕又丰满的一生,她将亲身经历事件写进《黄慕兰自传》中。不过,关于《黄慕兰自传》也有许多人质疑,它都有哪些疑点?
黄慕兰辞世 2017年2月7日,黄慕兰在浙江杭州辞世,享年110岁。
传奇女特工黄慕兰自传
2004年,《黄慕兰自传》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并于2012年再版。2013年1月11日揭晓的“2012年后中国影响力图书”评选,将《黄慕兰自传》列为传记类榜首。
黄慕兰在《黄慕兰自传》书里讲述了中共特科时期她亲身经历的察觉向忠发叛变、拯救关向应等,都是叙事平和、有理有据的,当然不可避免会对自己有些褒扬。对于这种明明是主观的自传,我反而产生了一种很客观、很内敛的感觉,慕兰老人也是百岁高龄的人瑞,很崇敬。
有一个学者采访黄慕兰,得知她写了很多版本的自传和材料,有的是能公开出版的,比如我看到的这本,还有的是单独面向组织的,也许有更多惊人的细节,还不能公开。真地期待这些档案解禁的一天。
在自传里,我看到的是一个始终不能抛掉“组织”观念的老人,她怀抱着某种“信念”或者说“执念”经历各种个体的无奈,坚持到了牢狱之灾后,甚至活过了百岁,其实我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也许生和死一样,都是不需要那么多理由。
不过现在,还是有点迷茫,该用怎样的标准,去衡量黄慕兰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也许这牵涉到怎样去看待党史,看待很多的人和事,及其人性的影子。
这是《黄慕兰自传》中描绘的一幕,在书中,黄慕兰自称与潘汉年同时被推荐给中央,留在上海做地下营救工作,她负责对外联络,潘负责对内联络,两人“组织关系定为单线联系”。在此前后,媒体报道多誉以“曾在千钧一发之际救过周恩来”、“曾被周恩来称为‘党的百科全书’”。
不过,对于这样的评价,原中共中央交通局局长吴德峰的女儿吴持生坚决持否定态度。最新关于黄慕兰的新闻报道刊发后,吴持生再次不厌其烦地重申发现向忠发叛变、营救关向应、反击“伍豪启事”等事件都是党中央主动应变、群策群力的结果,并直指黄慕兰系因违反组织纪律被周恩来下令“淡断组织关系”,而非其自称的“奉命脱党成婚”。包括86岁的潘汉年研究专家尹骐在内的多位中共特情研究专家认为《黄慕兰自传》有一定夸大美化成分,其特科身份存在争议,更接近潘汉年临时安排的联系人。
针对“伍豪启事”事件,吴持生、江晓平、马长虹等人均曾发文批驳黄慕兰说法的漏洞:
首先,周恩来于1931年12月21日,由中共中央交通局人员护送从上海到达福建汀州中共闽粤赣苏区,而国民党方面炮制的“伍豪启事”是在1932年2月16日起在上海各大报纸陆续登出的,“周恩来对于处置‘伍豪启事’的全过程既没参与,更不知情。”其次,策划反击“伍豪脱党”谣言的不是黄慕兰,而是上海临时中央。继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布告、上海地下党中央机关报辟谣声明后,中央特科设计利用公开报纸作出反击:先是在《申报》登出一则间接辟谣的广告,之后商量决定由潘汉年找陈志皋代表伍豪登一个否定的启事。后来陈志皋出面找了法国律师巴和完成此事。国民党的这则“伍豪叛变”启事,在“文革”时曾被“四人帮”利用以诬陷周恩来。吴持生曾愤怒地指出,黄慕兰自传中的这段描绘,恰好“伪证”“伍豪事件”发生时周恩来未进苏区,“不正是‘四人帮’之流如饥似渴,难以寻找的诬陷总理最好的‘证言、证词’吗?”
“奉命”脱党成婚,是《黄慕兰自传》中更为人指责的说法。一位特情研究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从权威渠道获悉,“黄慕兰与陈志皋的恋爱显然是违反组织纪律的,所以特科与黄慕兰脱钩,并对黄慕兰下了脱党结论。”

黄慕兰虽然出身名门小姐,但是没有丝毫豪门小姐的娇弱,而是一个有主见、敢作为、大胆泼辣的奇女子,特别是在中央特科工作中,做出了许多重大的成绩,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尤其是在感情问题上能够服从大局,为了工作需要,放弃自己真爱的男人,而与陈志皋结婚,这种牺牲精神是非常可贵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才皆可抛。别人做不到的事情,黄慕兰做到了,她奇就奇在这里。

图片 2

人物争议

这是《黄慕兰自传》中描绘的一幕,在书中,黄慕兰自称与潘汉年同时被推荐给中央,留在上海做地下营救工作,她负责对外联络,潘负责对内联络,两人“组织关系定为单线联系”。在此前后,媒体报道多誉以“曾在千钧一发之际救过周恩来”、“曾被周恩来称为‘党的百科全书’”。

不过,对于这样的评价,原中共中央交通局局长吴德峰的女儿吴持生坚决持否定态度。最新关于黄慕兰的新闻报道刊发后,吴持生再次不厌其烦地重申发现向忠发叛变、营救关向应、反击“伍豪启事”等事件都是党中央主动应变、群策群力的结果,并直指黄慕兰系因违反组织纪律被周恩来下令“淡断组织关系”,而非其自称的“奉命脱党成婚”。包括86岁的潘汉年研究专家尹骐在内的多位中共特情研究专家认为《黄慕兰自传》有一定夸大美化成分,其特科身份存在争议,更接近潘汉年临时安排的联系人。

图片 3

针对“伍豪启事”事件,吴持生、江晓平、马长虹等人均曾发文批驳黄慕兰说法的漏洞:

首先,周恩来于1931年12月21日,由中共中央交通局人员护送从上海到达福建汀州中共闽粤赣苏区,而国民党方面炮制的“伍豪启事”是在1932年2月16日起在上海各大报纸陆续登出的,“周恩来对于处置‘伍豪启事’的全过程既没参与,更不知情。”其次,策划反击“伍豪脱党”谣言的不是黄慕兰,而是上海临时中央。继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布告、上海地下党中央机关报辟谣声明后,中央特科设计利用公开报纸作出反击:先是在《申报》登出一则间接辟谣的广告,之后商量决定由潘汉年找陈志皋代表伍豪登一个否定的启事。后来陈志皋出面找了法国律师巴和完成此事。国民党的这则“伍豪叛变”启事,在“文革”时曾被“四人帮”利用以诬陷周恩来。吴持生曾愤怒地指出,黄慕兰自传中的这段描绘,恰好“伪证”“伍豪事件”发生时周恩来未进苏区,“不正是‘四人帮’之流如饥似渴,难以寻找的诬陷总理最好的‘证言、证词’吗?”

“奉命”脱党成婚,是《黄慕兰自传》中更为人指责的说法。一位特情研究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从权威渠道获悉,“黄慕兰与陈志皋的恋爱显然是违反组织纪律的,所以特科与黄慕兰脱钩,并对黄慕兰下了脱党结论。”

图片 4

2004年,《黄慕兰自传》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并于2012年再版。2013年1月11日揭晓的“2012年后中国影响力图书”评选,将《黄慕兰自传》列为传记类榜首。早在4年前,吴持生就开始向该出版社反映,《黄慕兰自传》“存在诸多严重失实问题,丑化、诬蔑我们党的隐蔽战线工作”,建议将已发行的书收回销毁,消除不良影响,并通告媒体不要继续炒作。2012年底,在吴持生牵头下,西花厅和红岩儿女联谊会曾召开一场“纪念周总理诞辰115周年——隐蔽战线专题研讨论会”,隐蔽战线后人、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近百人参会,包括吴持生、江晓平、马长虹发表的剖析《黄慕兰自传》不实问题的文章都被收入论文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