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及赏析,宋词鉴赏辞典

  一生简单介绍

●鹊桥仙·七夕

  范成大(1126-1193)字至能,号石湖居士,吴县(今属湖南)人。宁波二十七年(1154)贡士,调徽州司户参军。隆兴二年,除枢密院编修官,累迁礼部员外郎兼崇政殿说书。乾道两年(1170),假资政殿大学士、充金祈请国信使使金,撰《揽辔录》一卷记北行经历及金廷所见。归除中书舍人,同修国史及实录院同修撰。两年,以集英殿修撰知静江府、福建经略安抚使。淳熙初,除敷文阁待制、辽宁制置使、知圣何塞府。入对,除权礼部大将军,拜太守。寻为言者论罢,提举凉州洞霄宫。四年,起知豫州,兼沿海制置使。前些年,除端明殿硕士,改知建康府兼行宫留守。十年,进资政殿大学生,再提举洞霄宫,归石湖,里居三年。绍熙三年,加资政殿大学士知太平州。次年卒,年六十八,谥文穆。《宋史》有传。为东魏HTC四大诗人之一。有《石湖大全集》一百二六卷,已佚。今存《石湖诗集》三十四卷、《吴郡志》五十卷。

【作者:范成大】

  词有《妍亭馀稿》,已佚,今存《石湖词》一卷,散佚尚多。黄昇《三星(Samsung)词话》谓其《眼儿媚》(中卫道中)“词意清宛,咏味之如在画画中”。

星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

  ●南柯子

婷婷月姊满眉颦,更没办法、风姨吹雨。

  范成大

相见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思。

  怅望春梅驿,凝情杜若洲。

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香云低处有高楼,缺憾高楼不近木兰舟。

【鉴赏】

  缄素双鱼远,题红片叶秋。

3000多年来,牛郎织女的传说,不知感动过多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的心灵。在吟咏牛郎织女的绝唱中,范成大的那首《鹊桥仙》独出心栽是一首有异乎平日含义的绝响。

  欲凭江水寄离愁,江已东流那肯更西流。

星辰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起笔三句点明双七,并以侧笔渲染。;织女兰夜当渡河,使鹊为桥;(《岁华纪丽》卷三;七姐诞;引《风俗通》),与牛郎会师,故又称双兰夜。此时天河两岸,牛郎已无心耕种,织女亦无心纺绩,就连天上的众仙女也忌妒了。起笔透过对骨干与配角心思之描写,映衬出每年一次的七姐诞氛围,动人心魄。下韵三句,承群仙之相妒写出,笔墨从牛女宕开,笔意隽永。;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没有办法、风姨吹雨。;形貌娟秀的嫦娥蹙紧了飞蛾,风姨竟然兴风吹雨騷騷然(风姨为青春女人黑风婆,见《博异》)。这个仙女,都妒忌着织女呢。织女一年才得一会,有啥可妒?则常娥悔恨偷灵药、碧海瑞夜夜心可见,风姨之风骚善妒亦可知,仙界女子之凡心难耐寂寞又能够,而牛郎织女爱情之来的不轻便更能够。不止如此。有众仙女之妒这一喜剧式剧情,就算引出他们正剧性愛情。词情塑造,别具一格。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理。;下片,将;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探访情景一笔带过,更不写;忍顾鹊桥归路;的泪别场合,而是一步到位着力刻画牛郎织女的心理。双七汇合,匆匆而已,如此一面,怎能错见!见了又只是再一次撩乱万千离愁别绪罢了。诗人运笔到处不凡,但其所写,是将传说性质特别人间化。明显,独有深味红尘别久之悲人,本事对牛郎织女心态,作那样同情之明白。;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结笔三句紧承上句意脉,再进一层刻画。三百66个日日夜夜之别离,相逢仅只乞巧节之一刻,旧愁何其深重,新欢又何其深重,新欢又何其有限。不仅仅如此。旧愁未销,反载了难以负荷的新恨归去。年年岁岁,七姐诞就如同样。可何人知道,岁岁年年,其情其实不如。在大家内心中,牛郎织女仿佛总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而已。

  那是一首抒发离情别绪的文章。

只是从诗人心灵之体会,则牛郎织女的悲愤,乃是Infiniti生长的,牛郎织女之正剧,乃是一部生生不灭的喜剧,是一部亘古不改的悲剧。牛郎织女正剧的这一深厚层面,这一可怕性质,终于在词中告知大家。显明,词中牛郎织女之正剧,有其忠实的花花世界生活遵照,即恩爱夫妻被迫长期分居。此可断言。天也,你不识好歹何为天?地也,你错勘贤愚做地!

  上阕从男主人翁起笔,下阕则落在女主人公身上,两阕一拍即合,如倾如诉。上阕描绘了男主人翁的迷惘先是从描摹情态动手的,“怅望红绿梅驿”,是陆凯赠范晔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的古典,说欲得伊人所寄之梅(代指音讯)而久盼不至,因此满怀悲伤:“凝情杜若洲”,取《天问。九章。湘君》“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之意,欲采杜若(香草,也指音信)以寄伊人,却也无法寄去,徒然凝情而望。来鸿不见,去雁也难,终于,他从深思回到了现实:距离隔开分离了一对敌人,难以相聚。多个犬牙相错的语句,恰如一组逐级推近的画面,在令人失望的后果上定了格。

此词在形式功力上很有特色。词中托出牛郎织女爱情正剧之生生不已,实为人砖能堪。以月宫仙子风姨之相妒剧情,反衬、凸出、深化牛郎织女之爱情正剧,则是别具一格的。(当代水泥灰风趣庶几近之)全词辞无丽藻,语不惊人,正所谓光彩夺目于归清淡。范成大之诗,如其盛名的园圃诗,颇具泥土气息,从此间能够证实之。最后,应略说此词在同一主题材料的乐章发展中之特殊意义。唐诗描写牛郎织女轶事。多用《鹊桥仙》之词牌,不失;唐词多缘题;(《花庵词选》)之古意。个中佼佼者,前有欧陽修,中有秦观,后有范成大。欧词核心在;多应天意不教长;,秦词宗意在;两情假如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成大此词则目的在于;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可知,欧词所写,本是理所当然。秦词所写,乃;破格之谈;(《草堂诗馀隽》),是对欧词的翻新、异化,亦可说是提出向上一路。而成大此词则是对欧词的复归、深化。牛郎织女的情意,固然有不在朝暮之高致,但民意总是人心,无限持久之别离,生生无已之喜剧,决非人心所能堪受,亦比高致来得越发普及。故成大此词,也是对秦词的互补与升华。从公布喜剧深层的美学意义上说,照旧是对秦词之一计算。欧、秦、范三家《鹊桥仙》词,彰显一否定之否定路向,展现了古时候小说家对价值观对人生之深厚体会,亦反映出西汉作家艺术创立上不甘逐随外人独创精神,当名字为西夏词史上丰盛启示性之一特色。

  假如说男主人翁的焦灼是遥远而缠绵的话,那么,女主人公的眷恋则显得火热火急,字里行间,透表露思妇诚惶诚恐百般无助争辩心境。“缄素”、“题红”两句用的是书信往来的古典,“远”、“秋”二字,美妙地方出了她与相爱的人之间新闻断绝的愁绪。最终,焦炙而惨重的闺女把独一的冀望寄托于伴着对象远行的江水,但愿它能带去他的回忆,但是,那不肯回头的流水和着孙女的失望、抱怨,最终使这段爱情以喜剧作结。然则留在读者纪念中的,不是悲悲切切的叙事,而是一首精粹感人的情歌。

  刘熙载《艺概。词曲概》认为:“词之妙莫妙于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寄言也。”无论是表述四人不可能蒙受的优伤,依然诉说那无穷数不清的思念,小编都写得含蓄蕴藉。如“香云低处有高楼,缺憾高楼不近木兰舟”:“高楼”指女子居处,木兰舟代喻骑行男生:“高楼”与“木兰舟”的相距点出了他们不能相见的冷酷现实,“不近”一词用在那边,给人一种语尽意不尽的程度觉。全词未有一处用过“思”字,但字里行间却洋溢了回忆之情,那标记小编遣词造句的艺术工底拾叁分深厚,既恰如其份地表现了宗旨,又保证了词的天性——衡水空灵。

  小编长于利用虚实结合的手法,使小说幸免了平泛单调。如“红绿梅驿”、“杜若洲”都以虚指,但又与相互远离,托物寄情紧凑相关,写女主人公无人传递书信所采纳的“双鱼远”、“片叶秋”以及“江已东流”也都属设想,但却和他期望与意中人通讯的切实极其契合,那一个虚实的会见,不只有有利于发挥男女子单打方的衷心境意,并且拓实了创作的意境,令人意犹未尽。

  小编利用古典也是有立异,词中所用几近为广大的古典,但在作者笔下,别有一番意味。如“双鱼”、“题红”两典的本心都形容书信传情,平安达到对方手中,而小编却以“远”、“秋”二字平添了喜剧的韵致,颇有新意。

  词中虽有有趣的事,但却长久以来明亮,“欲凭江水寄离愁,江已东流那肯更西流”两句,借鉴了白居易“欲寄两行迎尔泪,亚马逊河不肯向北流”和李后主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西流”,却就好像已出,毫无牵强附会之感,很伏贴地显示了主人的沉思和心思。

  ●秦楼月

  范成大

  楼阴缺,栏干影卧东厢月。

  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

  灯花结,片时做梦,江南天阔。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范成大词聚集国共产党有五首《秦楼月》,都以写春闺少妇怀人之情的。前四首分写一午月朝、昼、暮、夜四时的心态,后一首写小暑日的思绪,为前四首的增加补充和升高。看来那五首词是由此细致构思的二个整机,绝非文字游戏,亦不是实写闺情,而是别有依托的创作。

  所谓寄托,即托词中少妇的怀人之情寄小编自己的爱君之意。那在歌词中也是很宽泛的。据周必大撰《范公成大神道碑》记载,成大于淳熙八年(1176)春在湖北制置使任上辞官回家养病(八年10月成行),病中还为国操劳,上书言兵民十五事,使赵伯琮赵非常受感动。所以那组词恐怕有此寄托,并恐怕作于这一次居家养病时。这里涉及寄托,只是为着注明笔者的本意。

  至于那组词的价值,则注重在于表现情景的方法本领,因而仍是能够把它们当做真实的闺情词来欣赏。

  这里选的是上述组词的第四首。此词描写闺中少妇春夜怀人的景观十三分真诚,是组词中方法价值最高的一篇。词的布局是上阕描绘园林景致,下阕刻画人物心理。初拍写意况的静谧。楼阴之间,皓月悬空,栏干的疏影静卧于东厢之下。一派清幽之景更显出寂寞之情。次拍写蒙受的文武。先重叠“东厢月”一语,重申月光的洁白,然后显示新的场合,天清如水,风淡露落一片开放的月临花,在月光照映下明洁就好像白雪。

  满园素淡之香,隐寓空虚之感。以上纯用白描,不饰华采,但一座酣春楼台交相辉映的古雅园林却清晰可知。写景是为着写人。下阕要写到的那位怀人念远的闺中少妇,深藏在那座幽雅的庄园里面,其气质的亮丽、心性的柔静和情怀的迷惘,也就同理可得了。给人一种见其景感其人的感到到。所以,上下阕之间就如互不相属,实际上依旧非常一致的。

  换拍写少妇的忧思。她独卧罗帏之中,心怀远人,久无法寐。此时燃膏将尽,灯芯结花,房内光线更暗淡,户外则夜露已落,一切都那样沉寂,唯有漏壶上的铜龙透过混合雾送来一点一滴的漏声。在愁人听来,竟似声声哽咽。这里并不间接写人的情态,而是更加深一层,借暗淡的电灯的光和哽咽的漏声产生一种幽怨的意境,把人的抑郁表现得格外诚恳。“隔烟催漏金虬咽”一句,尤见移情想象的奇思。歇拍写少妇的幽梦,又重叠前句末三字,卓越电灯的光的阴暗,然后化用岑参《春梦》诗“枕上片时美好的梦之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二语,表现少妇的迷离惝恍之情。人倦灯昏,始得暂眠片刻,梦魂忽到江南,境界顿觉开阔。可是所怀之人又在何地?梦里得相见否?小编却不写出来,让读者自去想象。这样写,比韦庄《木香祖》歇拍直说“大娄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意思更含蓄,更引人深思。

  春闺怀远是词的价值观主题素材,前人所写极多,但一再“采滥忽真”(《文心雕龙·情采》),过于浓华而贫乏新意。此词却“纯任自然,不假锤炼”(《蕙风词话》),显得淡朴清雅,没有养晦韬光的富贵气和脂粉气。

  写蒙受不事镂金错银的雕刻绘画,只把中和楼台的雅淡景象自然地写出来;写人物不事愁红惨绿的夸饰,只把长夜难眠的苍凉情感真实地写出来。一切都“不隔,不做作”(张《丛碧词话》),从而开再次创下一种自然的美。在心理的变现上,诗人亦能突破常规,标新创新,即不作“斜倚显示器无奈,闲愁上翠眉”《攀枝花番》一类的严穆描写,也不作“为君憔悴尽,百花时”(温岐《南歌子》)一类的第一手抒情,更不作“月鲜明,花淡薄,惹相思”《三字令》一类的结余解说,却借月幽花素的园林景象暗中表示她激情的落寞孤独,借漏咽灯昏的遇到气氛映衬她心理的凄凉愁苦,“侧出其言,旁通其情,触类以感,充类以尽”《复堂词录叙》,既新颖,又沉沉。

  ●水调歌头

  范成大

  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节。

  二〇一七年新梦,忽到黄鹤旧门户。

  老子当中不浅,此会天教重见,今古一南楼。

  星汉淡无色,玉镜独空浮。

  敛秦烟,收楚雾,熨江流。

  关河离合,南北依旧照清愁。

  想见月宫仙子冷眼,应笑归来霜鬓,空敝黑貂裘。

  酾酒问蟾兔,肯去伴沧洲?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此词作者于淳熙七年(1177)八月会,今年3月我因病辞去福建制置一职,乘舟东去。10月十二日至林芝(今辽宁武昌),十二二十七日晚参预赴知州汉太祖翰设于黄鹤日喀则楼的赏月舞会。《吴船录》云:“天无纤云,月龟甚奇,江面如练,空水吞吐,毕生所遇月夕佳月,似此夕亦有数。况复修南楼轶事,老子于此兴复不浅也。……作乐府诗一篇,俾鄂人传之。”词云:“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仲八月会。”其实她是“十二年间十处见女儿节”,在《吴船录》中他确是“细数”过仲八月会的十处地点。想起以往十处月夕气象,就为今夕提供了八个相比较的指标。今夕怎么着?“二〇一四年新梦,忽到黄鹤旧流派。”“新梦”,未曾料到,下以“忽到”照管,并转达了欢跃之情。“黄鹤旧山头”

  指黄鹤山,传说仙人王勃曾乘黄鹤过此,故名。中间嵌以叁个“旧”字,似有那样表示:昔人已乘黄鹤去,后天自身来仙地游,但是本人也是仙矣,作者之“新梦”、“忽到”,不也象乘黄鹤飘然则来吗?同一时间他写的《随州南楼》诗道:“什么人将玉笛弄中拜月节,黄鹤飞来识旧游。”也可以有此意味。“老子个中不浅,此会天教重见,今古一南楼。”此地不止是仙地,还留有历史古迹。北魏庾亮镇守武昌时,曾在秋夜登上这里的南楼,与下级吟咏谈笑,开心地说:“老子于此间兴复不浅。”(《世说新语。容止》)分明这里以庚亮作比,又是重演九百多年前的南楼会啊。“江山留胜迹,作者辈复登临。”后人登临前人的旧地,除历史沧桑感外还有只怕会由爱慕而生出自豪感,古代人做到的事笔者也成功了,并且笔者此时地位亦复与庾亮各有所长。所以他也说:“老子于此兴复不浅也!”“星汉淡无色,玉镜独空浮。”因为“天无纤云”,月明星稀,更呈现那轮月球(玉镜)的接头,它的亮色掩住了方方面面背景,使得它就象悬浮于空际同样。这两句是对月光的描摹,不独有写出了“月色甚奇”,同有时候也写出了温馨的怡情。“玉镜独空浮”,他的情感全然贯注到那轮明月上了,“独”,既代表了月在天边的存在,也意味了月在她内心的留存,他也要跟月一道“浮”了。大凡如此月夜,大家凭高望月,反复会生出超脱凡俗脱俗之感,而且在那仙迹胜地吧。写到这里,能够回复:“今夕怎么样”,真是根本少遇啊!

  下阕仍写月色。“敛秦烟,收楚雾,熨江。”视野更有非常的大可能率了。“秦”,泛指江北以外的地点,“楚”,指江汉一带。江南渡辽宁,长烟一空,皓月当空,月下的长河就象一匹熨平的白练,这场地又是多么柔美。“熨”字下得美妙,又丰裕有血有肉,使人回首那种坦荡之状,与苏东坡“唯有一江明亮的月碧琉璃”(《虞美丽的女生·有美堂赠述古》)的比喻有不谋而合之妙。正当她神思飙举、游思漫疏之际,忽然清醒过来,面对现实:“关河离合,南北依然照清愁。”“离合”,这里当做偏义复词,意分裂。日前场地如故是:山河分歧,月光就好像笼罩着无边的“清愁”。这“清愁”,既可以够当做是小编的,也能够当作是今夜南北好些个象作者那样满怀忧国之情的人的下样望月的人的。这两句是心态的陡转,但也许有来头的。前边的“秦烟”、“楚雾”已暗暗表示小编在放眼北南双方,就有一点都不小大概产生河山之异的感触;起拍的“细数十年事”也许有诸有此类的内蕴,“十处过秋节”就有一处是在使金途中于睢阳过的,自在那时联想之中。注意句中的“依然”,可指靖康之后,也可指自使金现在的六年。上面又联想到自身的遭受:“想见嫦娥冷眼,应笑归来霜鬓,空敝黑貂裘。”月宫仙子“,即月宫仙子。”空敝黑貂裘“,用孙膑事。苏秦游说秦王,”书十上而十三分,黑貂之裘敝,终无成而归“(见《西周策。秦策》)。貂裘敝,形容奔走不仅,贫困僚倒。

  小编此时五十三周岁,想起十多年间迁徙不定,“不胜漂泊之叹”(《吴船录》)。“归来”,指此次东归。这里借常娥吐槽,抒发了和谐华发已生、而功业无就的慨叹,也表露出小编倦于风尘游官的激情。那与苏文忠的“多情应笑小编、早生华发”同,而与辛忠敏的“把酒问月宫仙子,被白发欺人奈何”(《太常引·建康八月节》)异。辛词是主动问嫦娥,向白发挑衅,表明了我断定的进取精神。辛词作于淳熙元年,当为成大所知,只是因经验、心理区别,面对雷同的中秋明月而发出了分歧的情思。“酾酒问蟾兔,肯去伴沧洲?”“蟾兔”指明月。“沧洲”,退隐之地,此指故乡。《吴船录》谓:“余以病丐骸骨,傥恩旨垂允,自此归田园,带月荷锄,得遂此生矣。”这一次东归他是希图退休的。

  两年前她在临沂写的《八月会赋》有这样的话:“月亦随予而四方兮,不择地而堂堂正正。……知二〇二〇年之何处兮,莞一笑而无眠。”那时心绪是震动兴奋的,未来乘舟东下,鲈乡短暂,心思自然不一样。举酒邀月,结伴沧洲,写出了他的敬慕,写出了她的考虑上的幽静,后边时事、身世引起的忧虑不安消泯了,他又可以尽量尽情地赏月了。

  那首词的下阕也显现作者对国家解体的怨气,对时间虚度的惋惜,统观全词,看来关键依旧描写自身赏月时的淋漓兴致和暂释官务的心安理得。所以起笔便以“十处过中八月会”起笔,又从逸事、历史轶事中生出增加的设想,神气超怡,心胸高旷,以致后幅万里归来的痕乏也未影响它的乐趣。那首词的意象是豪放、阔大的,风格自然浪漫,语言流畅自如,能够观察它十分受苏子瞻那首中拜月节同调词的震慑。

  ●鹊桥仙·七夕

  范成大

  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

  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没有办法、风姨吹雨。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境。

  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两千多年来,牛郎织女的传说,不知感动过多少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人的心灵。在吟咏牛郎织女的名著中,范成大的那首《鹊桥仙》生面别开是一首有独树一帜意义的大手笔。

  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起笔三句点明星节,并以侧笔渲染。”织女兰夜当渡河,使鹊为桥“(《岁华纪丽》卷三”七巧节“引《民俗通》),与牛郎会师,故又称双七巧节。此时天河两岸,牛郎已无心耕种,织女亦无心纺绩,就连天上的众仙女也忌妒了。起笔透过对骨干与配角激情之描写,映衬出一年一度的七巧节氛围,激动人心。下韵三句,承群仙之相妒写出,笔墨从牛女宕开,笔意隽永。”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没有办法、风姨吹雨。“形貌娟秀的常娥蹙紧了飞蛾,风姨竟然兴风吹雨骚骚然(风姨为青春女人风岳母,见《博异》)。那么些仙女,都妒忌着织女呢。织女一年才得一会,有什么可妒?则常娥悔恨偷灵药、碧海瑞夜夜心可知,风姨之风骚善妒亦可见,仙界女人之凡心难耐寂寞又能够,而牛郎织女爱情之谭何轻易更能够。不唯有如此。有众仙女之妒这一正剧式剧情,固然引出他们正剧性爱情。词情构建,与众不同。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激情。”下片,将“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晤面情景一笔带过,更不写“忍顾鹊桥归路”的泪别场所,而是一步到位着力刻画牛郎织女的心情。七姐诞会师,匆匆而已,如此一面,怎能错见!见了又只是再一次撩乱万千离愁别绪罢了。诗人运笔随处不凡,但其所写,是将神话性质特别尘寰化。明显,唯有深味世间别久之悲人,能力对牛郎织女心态,作那样同情之精晓。“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结笔三句紧承上句意脉,再进一层刻画。三百六12个日日夜夜之别离,相逢仅只双七之一刻,旧愁何其深重,新欢又何其深重,新欢又何其有限。不仅仅如此。旧愁未销,反载了不便负荷的新恨归去。年年岁岁,双七就如同样。可何人知道,岁岁年年,其情其实比不上。在大家心里中,牛郎织女就如总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而已。

  不过从诗人心灵之体会,则牛郎织女的沉痛,乃是Infiniti生长的,牛郎织女之正剧,乃是一部生生不灭的正剧,是一部亘古不改的喜剧。牛郎织女正剧的这一深切层面,这一可怕性质,终于在词中告知民众。鲜明,词中牛郎织女之喜剧,有其真实性的下方生活依照,即恩爱夫妻被迫长期分居。此可断言。天也,你不识好歹何为天?地也,你错勘贤愚做地!

  此词在艺术功力上很有特点。词中托出牛郎织女爱情正剧之生生不已,实为人砖能堪。以月宫仙子风姨之相妒剧情,反衬、凸出、深化牛郎织女之爱情喜剧,则是独树一帜的。(今世紫铜色有趣庶几近之)全词辞无丽藻,语不惊人,正所谓炫丽于归雅淡。范成大之诗,如其有名的田园诗,颇具泥土气息,从那边能够作证之。最后,应略说此词在同一主题素材的乐章发展中之特殊含义。宋词描写牛郎织女逸事。多用《鹊桥仙》之词牌,不失“唐词多缘题”(《花庵词选》)之古意。个中佼佼者,前有欧阳文忠,中有山抹微云君,后有范成大。欧词主题在“多应天意不教长”,秦词核心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成大此词则意在“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可知,欧词所写,本是理所必然。秦词所写,乃“破格之谈”(《草堂诗馀隽》),是对欧词的换代、异化,亦可说是提议向上一路。而成大此词则是对欧词的复归、深化。牛郎织女的柔情,固然有不在朝暮之高致,但民意总是人心,Infiniti悠久之别离,生生无已之喜剧,决非人心所能堪受,亦比高致来得特别常见。故成大此词,也是对秦词的增加补充与提升。从发布喜剧深层的美学意义上说,照旧是对秦词之一总计。欧、秦、范三家《鹊桥仙》词,显示一否定之否定路向,呈现了唐代小说家对价值观对人生之深厚体会,亦反映出后周小说家艺术创立上不甘逐随外人独创精神,当名称为北宋词史上丰盛启示性之一特色。

  ●霜天晓角·梅

  范成大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

  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

  此情哪个人共说。

  只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那首词以“梅”为题,写出了迷惘孤寂的幽愁。

  上阕写景之胜,下阕写愁之绝。

  开首二句先写气候变化之佳:清晨,天晴了,风歇了,春寒料峭的威力,有所折损。用一“折”字,益见原来春寒之厉,未来春暖之和。紧接“晚晴风歇”,呈现了一幅用淡墨素彩勾画的优秀画面。脉脉,是含情的典型:“花疏”,点出红绿梅之开。以“脉脉”加诸“花疏天淡”之上,就使人感到不唯有那脉脉含情的红绿梅,就连安详淡远天空也接近在向人问候呢。“天淡”是静态,接“云来去”成为动态,更见“晚晴风歇”之后,气清云闲之美。“花疏”与“天淡”相谐,既描写了“天”之“淡”,所以末一句“数枝雪”,又形象地形容了“梅”之“疏”。如此留意点笔。生动景物立于眼下了“脉脉”二,也就不是浮光掠影而说了。显明,诗人缀字的针线是充裕精心的;而其妙处在自然浑成,能够运密入疏。

  下阕“胜绝”是对上阕的统揽。景物美极了,而“愁亦绝”。“绝”字重叠,就更非凡了风光雅观的女子更愁这层意思。假若说原本春零抖峭,馀寒犹厉,景观的凄冷萧疏,与人选情绪之暗淡愁苦是一样的话,那么,景物之极雅观,与人之极愁,情景就就像是很不相阔了。

  其实这种“不等同”,便是诗人独具匠心之四海。“写景与追求,非二事也”,以山水之华美,反衬人之孤寂,不均等中就有了扳平,五个所指相反的“绝”字,在这里却突显了争辨的统一。词中的主人到底干什么景愈美而愁愈甚呢?“此情什么人共说”。无处诉说,那就衬出了可悲的纵深。结尾三句,又通过景物的铺垫写出了人之情。雁有两行,反衬人之寂寞孤独;雁行之低,写鸿雁将在归宿,而所怀之人此时仍飘零异乡,到现在未归。唯有低飞之雁手艺看见春夜倚楼之人。鸿雁能够传书,则此情能够托其诉说者,也唯有这两行低雁了。下片所写之景,有雁,有楼,有月,从岁月上来讲,比上片已经迟了;不过,从境界上的话,与上片淡淡的云,疏疏的梅,恰好构成了一幅完整的排除和消除的画面,与画楼中之人以及其孤寂独处的心态正复合而为一,进而把怀人的情义形象化了。越是写得含蓄委婉,就越使人备感其心绪的香甜和扬威耀武。以淡景写浓愁,以良宵反衬孤寂无侣的哀痛,运密入疏,寓浓于淡,这种方式手法是颇言犹在耳的。

  ●鹧鸪天

  范成大

  休舞银貂小契丹,满堂宾客尽关山。

  从今嫋嫋盈盈处,哪个人复端放正正看。

  模泪易,写愁难。

  潇郁江上竹枝斑。

  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此词为别筵而作,当作于淳熙二年大簇离唐山赴达卡赴任之时。两年前,我以广西经略安抚使来此兼任太傅,与下属、幕士关系甚洽,辞行时,他们每每为之饯行,一贯送到多瑙河地界。《鹧鸪天》就是在这种气象下写的。

  筵席前歌舞正欢,又奏起了“番乐”,跳起了“番舞”。“小契丹”是少数民族的歌舞。作者另有《次韵宗伟阅番乐》诗是如此形容的:“绣靴画鼓留花住,剩舞春风小契丹。”跳这种舞大致是着胡装的,“银貂”,威尼斯绿的貂裘,与“绣靴”皆为异族装束。应当说,那样歌舞是很能助兴的,不过,对于别意缠绵的人又屡屡会起相反的作用。所以此词起句正是:“休舞银貂小契丹”。如此起笔,大家能够推论:晚上的集会上的歌舞已开展较长一段时间了,笔者一贯在压抑自身,此时其实忍受不住了,央求“休舞”。不只有自个儿,大家都忍受不住:“满堂宾客尽关山”。“宾客”,指告别的下级、幕士。“尽关山”,即为“尽是他乡之客”的野趣(《大观楼序》:“关山难越,哪个人悲失路之人;素未会晤,尽是他乡之客”)。据孔凡礼《范成新禧谱》考证,这一个幕士、官佐大都不是本地人,十分的多又是江浙一带的。他们中间的离愁别绪更激化了。

  那么些别筵真是太叫人难过了哟。“从今嫋嫋盈盈处,哪个人复端摆正正。”“嫋嫋盈盈”,形容舞姿、舞容的摇摆美好。这两句意思是:从今今后,哪个人还能够认真欣赏那美妙的舞姿呢。那更是写出了她们的迷惘,也写出了他们中间深厚的情绪,朋友分别,也大有柳七郎这种“应是良辰好景虚设”的感喟。细体会这两句,还是能体会出小编对歌女也是怀着深深惜别之意的:近日的歌舞,今后哪个人仍是可以看出吗。那样的爱情在下阕表现得更鲜明。

  “模泪易,写愁难,潇怒江上竹枝斑。”“模”、“写”互文义同。这里意思是:表现流泪是便于的,把愁丰硕地显现出来就很难了;潇车尔臣河上的斑竹枝,大家轻便见到地点斑斑眼泪的印迹,这泪水印迹所代表的心坎特别优伤,就不是那么轻巧通晓的了。刘禹锡的《潇湘神》写道:“斑竹枝,斑竹枝,眼泪的印迹点点寄相思。”这里用湘娥泪洒斑竹传说,表现了分手时难以言状的伤痛。用这些故事,也切合现在的路程,暗指舟行潇湘时也是有这般的惦念之苦。“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这是写别后的眷恋。“碧云日暮”化用江淹《拟休上人怨别》:“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这两句是说,日后本人在寂寞的路上中惦念你们而得不到你们的书信时,大约只可以空对那横空的孤雁了。最终一句亦兴亦比,很有意境;途中处境的荒漠、清寒,正映见情感的迷惘、冷寂:“一雁”既象征来书的模糊,又比如本人的形影相单。真是“横泪易,写愁难”,笔者下片写愁并不直写愁的具体景况怎样如何,而是经过传说、景色去暗示、去渲染,启发读者的想象力,那么些“愁”就变得更有血有肉可感了。那不是避难从易,而是因难见巧。

  离其余忧伤,从歌舞地方包车型客车感触和旅途情形的拟想中可知出很深刻。与“宾客”分其他悲哀中又揉和了对歌女的爱情,文字精练,音节谐婉,突显了那首词的婉约风格。这几个,是读书此词的应有注意的地点。

  ●鹧鸪天

  范成大

  浅绿灰重重看得成,曲阑幽槛小红英。

  酴醿架上蜂儿闹,柳树行间燕子轻。

  春婉娩,客飘零,残花残酒片时清。

  一杯且买西楚事,送了斜开冬又生。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那是一首歌咏春日的词,但不是一般对青春的赞歌,诗人在唱歌淑节烟景的还要,还表露出了作客他乡的飘零之感,在较深档案的次序上,还包括对年青老去的惊讶春老去的慨叹。

  上阕四句七言,很象是一首仄早先句入韵的七言绝句,不独有平仄相合,后两句的双双也颇为工整。范成大是吴国享誉的诗人,他写的绝句《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也算得中华太古田园诗的荟萃”(见《宋诗选》中范成大简要介绍)。那首《鹧鸪天》的上阕,就很象是《田园杂兴》中的绝句,也包含意境深入,不重词采,自然活泼,清新明快的特点。区别的是,那首词的上阕舍弃了作者在《田园杂兴》中融风景画与民俗画于一体的笔法,而珍视于描绘庭园中的自然风光,成为独具特色的一幅风景画。

  既然是画,就必就要敷色构图。起句“葱青重重看得成”,就以“黑灰”为全画敷下了基本色调。它能够增汉诺威天的意象,唤醒读者对青春的情绪。“重重”,指枝上的嫩叶重重叠叠,已有绿渐成阴的感觉。

  “看得成”(“得”一作“渐”),即指此来说。当然唯有那第一句,还不成其为画,因为它只不过涂了底色而记。当第二句“曲阑幽槛小红英”出现时,情况就完全分歧了。这一句,至少有以下几下边包车型客车效应:一是结合了任何风景画的框架;二是有了色彩的明朗映衬;三是有了鲜明的景深和等级次序感。“曲阑幽槛”,把镜头打开,打破“玛瑙红”的单调,扩张了屈曲回环、花木幽深的立体感。“小红英”三字极端首要。那多个字,不止抓好色彩的对照和出入,主要的是,它照亮了全篇,照亮了镜头的各种角落。画面,变活了;仲春的空气变浓了。正可谓“一字妥帖,全篇增色”。“小”字在全词中有“大”的功用。“浓绿万枝一点红摄人心魄春色不须多。”(王荆公《咏金罂花》)范成大此句正合王诗所说。

  “酴醿架上蜂儿闹,旱柳行间燕子轻”,是对仗工整的两句,它把读者的专注力从“石青”、“红英”之中引开,放在蜂闹燕忙的红火地方。如若说,一、二句两句是铁钉铁铆的镜头,那么,有了三、四两句,整个画面就处境结合“酴醿”,又作“荼,俗称”佛儿草“,落叶乔木。”蜂儿闹,表明酴醿已临开花季节,春色将尽,蜜蜂儿争抢着来采新蜜。“柳树行间燕子轻”极富动感。“蜂儿闹”,是点上的特写:“燕子轻”,是线上的追踪。表达燕子在成行的倒挂柳间飞来飞去,忙于捕食,哺育乳燕,上阕四句,有画面,有构图,有情调,是蜂忙燕舞的确实的风景画。没有什么可争辨的,诗人对这一画面一定注入了很深的心绪,也展示了他的审美乐趣与创作思想。不过,盛时不再,好景十分长。阳节已经终结,诗人又怎能不因此孳生伤春而自笔者虐待之情呢?

  下阕,笔锋一转,开始勾画伤春自残之情。换头用了多少个短句,丰富勾勒出心理的变动。“春婉娩”,春季天气温暖不过也近春暮,这是从春日自个儿讲起的;而“客飘零”,是从诗人主体上讲的。由于长年作客在外,融和的青春即使可以怡情散闷,而花事渐阑、萍踪无定,则又欢喜少而愁思多了。为了裁撤伤春自残之情,诗人面对“残花”,借酒浇愁,时间已经非常久,故曰“残酒”。醉中或可忘记作客他乡,但醉意过后,忧桑依旧心余力绌排除和化解。“一杯且买辽朝事,送了斜十月又生。面临此情此景诗人倍感无语,只可以又继续吃酒,企盼着在醉梦中,打发掉那恼人的四之日良宵,接待新的一天,以忘却伤春之情与飘零之感。”送了斜初冬又生“,结尾以日落月升、写时间流逝,春色难留,将写景、叙事、抒情融合为一。

  本篇虽写伤春自笔者毁灭之情,抒发寄寓飘零之感,但有情景融入的画面,有镇静豁达的心性,读起来仍使人感觉清新明快,与一般伤春之作分裂。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石湖词音节最婉转,读稼轩词后读石湖词,令人心平气和。”那首词,正体现了这一特征。

  ●眼儿媚

  河池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休憩柳塘

  范成大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

  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

  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此词作者于小编调知静江府、湖北经略安抚使赴曲靖赴任途中。据笔者《骖鸾录》,乾道七年(1173)闰元月末过绥化(今西藏防城港市),时雨方晴,乘轿困乏,止息于柳塘畔。柳条新抽,春塘水满,那样的蒙受既便平息,又易引发诗兴。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日脚”,云缝斜射到本地的阳光。“紫烟”,映照日光的地球表面上升起的水气。“酣酣”,其色泽之深。这一句是写春王“乍晴”景象,抓住了重大特点:云彩、地气都体现特别活泼,云脚低垂,地气浮腾;日光也显得猛烈了,“日脚”给人炫指标光明;天气也暖和了,“酣酣”、“紫”的颜色就给人以暖感。“妍暖”,和暖、轻暖。“轻裘”,薄袄。那时的温度亦不是转眼之间升得相当高,实际不是带给人热的痛感,这种暖意首先是包装在“轻裘”里的身子感到到了,它一阵阵地传了过来。这一句是写以为。总来说之,那天气给人的是温和的觉获得。

  “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天色”即天气。那天气叫人认为舒畅,因此轻巧使人如痴如醉,加上暖乎乎的花香沁人心脾,更使人精神恍惚了。暖香与“冷香”对人的鼓励的确不一样。“扶头”,本是指一种易使人醉的酒,也状醉态。“午梦扶头”正是午梦昏昏沉沉的样子。

  上阕是写乘舆道中的困乏,下阕写“苏息柳塘”。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那片”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意脉极细。这里即景作比。”縠纹“,绉纱的细纹比喻水的波纹。这两句说:春慵就象春塘中那细小的波纹同样,叫人感到那么微妙,只感到那丝丝的麻麻痒痒、阵阵的软软乎乎。这几个”愁“字的含意仿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下面又进一步张开勾勒:”溶溶泄泄(yìyì),东风无力,欲皱还休。“”溶溶泄泄,水缓缓掠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冯延已《谒金门》),墉水皱了;可您认真去看,又“风止縠纹平”(海上道人《临江仙》)了。这里写水波就是这种场馆。那是比喻春慵的不得捉摸,又似曾可知恍恍惚惚,浮浮沉沉的动静。这几句都以用打举个例子写春慵,把难以言状的疲态形容得那样现实、形象,笔者的写作技术真让人叹服。同一时间还要体会,那春水形象的作者又给人以美感。它那么亲和熨贴,它那么充溢、富于生命力,它那么细腻、明净,真叫人喜爱。春慵就是它,享受春慵真是人生的愉悦。春慵,是一种生理情况,也是一种感到,即便在前人诗词里日常出现那字眼,但现实描写比很少,苏东坡(《水龙吟。杨花词》)借杨花写了半边天的慵态,但未有那首词写得有板有眼、细腻、充盈。此词用了大多正合分寸的用语气候给人的坚苦感觉,又用了一层层比拟写认为中的春慵,使人形容如沐其中;以为到了青春的温和,闻到了醉人的浓香,感受到了柳塘休息的恬美。

  沈际飞评道:“字字软温,着其味道即醉。”(《草堂诗余别集》引)确实不易。如此写生理现象,写认为,应当说是文化艺术描写的前进。

  ●蝶恋花

  范成大

  春涨一篙添水面。

  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

  画舫夷犹湾百转,横塘塔近依前远。

  江国多寒农事晚。

  村北村南,立夏才耕遍。

  秀麦连冈桑叶贱,看看尝面收新茧。

  范成大词作者鉴赏

  那首写夏洛蒂周围田园风光的词是作者退居江湖之间作的。此词当是小编退居石湖里边作,写的是匹兹堡附近田园风光。

  “春涨一篙添水面。芳草鹅儿,绿满微风岸。”“一篙”,是指水的深度,温廷筠《洞户二十二韵》:“池涨一篙深。”“添水面”,有两重意思,一是水面上涨二是水满后边积也大了。“鹅儿”,小鹅,黄中透绿,与嫩草色相似。“绿”,正是“绿柳才黄半未匀”那样的色彩。春水涨满,一向浸泡到水边的芳草;芳草、鹅儿在清劲风中活跃泼地抖动、游动,那嫩嫩、和煦的色调,透出了人命的自个儿与活力;和风轻轻地吹,吹绿了河岸,吹绿了河水。……“画舫夷犹湾百转,横塘塔近依前远。”“画舫”,彩船。“夷犹”,犹豫彷徨,这里是指船行迟缓。“横塘”,在马尔默西北,是个大塘。江南水乡河渠纵横,湾道也多。作者乘彩船往横塘方向游去,河道挫折多湾画舫缓慢行动。瞧着前方的塔近了,其实还远。那就象俗语所说“望山走倒马”,又象《诗经。蒹葭》所写:“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大旨。”惟其那样,才有吸重力。那水面上的小鹅,其实,作者并不急功近利到塔边,所以对远近并不在意,此时更使她乐呵呵的倒是一路好景致。便很令人爱护留连。杜子美当年野营就蒙受那样的小鹅,他是这般勾画“舟前小鹅儿”:“鹅儿黄似酒,对酒爱新鹅。引颈嗔船逼,无行乱眼多。”(《舟前小鹅儿》)多活跃,多喜人!成大所遇,当亦如此。这两句写船行,也带出了沿途景点,更带出了团结盎然兴趣。全词欢畅气氛也通过而兴。

  词的下片写到农事,视线越发乐观了。如此写,既与上片紧凑相联,又制止了双重。“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立春才耕遍。”“江国”,水乡。“寒”指水冷。旱地早就种植或翻耕了,水田要晚些,江南农谚曰:“夏至浸种(稻种),立春下秧。”所以“耕遍”就是时候。着一“才”字,那不紧非常的慢的旋律见出农事的自由自在,农作的井井有条。“村北村南”耕过的水田,一片连着一片,真是“村南村北皆春水”、“绿遍山原白满川”,一派水乡风光现于读者前边,就算农事恐慌或更可说繁重,但农民们各得其乐,一切举行得次序明显。“秀麦连冈桑叶贱,看看尝面收新茧。”“秀麦”,出穗扬花的大芦粟。“面”当为刀削面,将已熟未割的麦穗摘取下来,揉下麦粒炒干研碎,取以尝新,苏东坡所谓“捋青捣麨少软饥肠”(《浣溪沙》),近日农村仍有此俗。这两句是写高地上景色,就算谷类刚刚下种,但漫冈遍野的玉米拔穗了,蚕眠,桑叶也可以有助于了,“雉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王维《渭川田家》),农桑丰收在望。所以上面写道:“看看尝面收新茧”。“看看”,将要之意,透着乐此不疲、喜迎丰收的神色。下片写田园,写农事,显表露对农户生活的也好、满意感。

  那是一首田园词,描绘出一幅清新、明净的水乡春景,散发着深刻而恬美的农户生活气息,坚定不移有表表露农村景象人情淳朴、宁静、合皆,读了令人心醉。田园词在两宋比非常少,苏东坡、辛忠敏各写了几首,范成大写了三两首,这个文章可以说是唐诗里的宝贝,尤可不菲。范成大是田园诗名人,其《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最资深。他以田园诗笔法来写田园词,像此篇同样,很有风味,只可惜太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